翻页   夜间
宝贝书屋 > 被神所选 > 第二十六章 两族联手
 
牧雨此时正被五花大绑,丢在一处会议室中,面前坐着一群人,有的是和蔼的老人,有的是冷峻的中年军人,而首座上,正是驻扎地司令,武婴。

牧雨也是倒霉,自己想要实验一下神通的威力,不想动静过大被当成敌袭,正巧前方大部队回归,就这样将他抓个正着,这才被带到此处兴师问罪。

“啪!”

一个头发发白的老人手掌重重拍击在桌子上,严厉的开口道:“你不知道基地周围的地势山脉是不容许破坏的吗?若是将白家老祖布下的防御阵打破,导致下次敌人进犯时出现什么差错,你难逃其咎!死一万次都不为过!”

牧雨看着眼前这个老狮子一样的老头,也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虽然自己是不清楚这里的规矩才犯下这次事情,可毕竟这里是他们的地盘,若是说了什么话惹到了这个老头,被揍一顿就不值得了。

“好了好了,这不是没出什么大事吗,这孩子第一次到我们这不懂规矩,赵长老就不要跟小孩子计较了。”

此时另一个老婆婆缓和了一下现场的气氛,对着牧雨和蔼地说道:“小家伙挺好啊,一起来就那么有精气头,还去后山放了个波,不过下不为例,知道了吗?”

牧雨连忙点头,看情形现在是不打算为难他了。

那被叫做赵长老的老头见此情形冷哼一声,也没有再说什么。

此时武婴用手指敲了敲桌面,拉回了牧雨的注意力,道:“没想到当年一别,没想到再见会是在这里,你这小家伙可没少被白家老祖念叨的。”

说着,一道细微的灵气波动打向捆绑牧雨的绳子,将其破开。

在场众人也是对这个场中这个年轻人感到好奇,没想到他居然跟白家老祖有着这一层关系。

牧雨活动了一下筋骨,这绳子是赵家长老亲手绑的,将他这个完全没见过面的当成了奸细,绑的那叫一个紧实。

“承蒙白前辈关心了,没想到当日被白前辈救下之后,还能让他老人家这样挂念,等见到白前辈的时候,一定要好好拜谢他老人家。也感谢武前辈你当日的出手援救,不然小子也没命坐着这里见到前辈了。”

牧雨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连忙起身行了个武者礼,对于武婴的话他可不敢怠慢,同时也是真心感谢这两位出手帮助过他的前辈,两人的出手真的是将他从必死的路上拉了回来。

不过牧雨也是有自己的小心思,竟然武婴都亲自给自己攀关系了,那他肯定要抱一下这个大腿,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告诉在场众人,自己是有人罩的。

“举手之劳而已,不必放在心上。”

武婴摆了摆手,肆意牧雨不要在意,随后继续开口道:“听说当日正是你进入战场,活生生杀出一条生路使得我方士兵能够撤离,也是你拦截了一位通地境修为的地狱族强者,不知道你对敌人的实力估计如何?”

武婴此时也对这个被白家老祖心心念念,时不时念叨着如果他不死,将来必是华夏镇国栋梁的少年有什么特别之处。

“小子不才,当日情况只来的及牵制住其中一人,对于其它人我也是爱莫能助,但是你要是说那个羊妖的话,应该是通地境巅峰修为。”牧雨心中也是好奇,这地狱族又是什么,先前不是在跟什么冥族交战吗?

牧雨话音刚落,一声嗤笑声便传了出来。

“小子,莫要说胡话,虽然我看不出你的修为,但看你年纪轻轻的,想必也就通地境修为,我们很感激你的出手相救,但你不能胡填战功,这我们可不提倡。”出口的还是那个赵长老。

牧雨身上有日轮与月盘帮其隐藏气息,赵长老不过通天境界,自然看不透牧雨的修为,不过牧雨也懒得跟他解释,就这样直直的盯着武婴。

武婴抬手制止了赵长老的话语,问道:“可知对方身份?”

“反正它自称火统领,长的盘羊角,红色眼睛,是不是我就不知道了。”牧雨无所谓的说道。

可是在场众人开始议论纷纷。

“竟然是火统领!地狱大军五大统领之一!”

“按这孩子所说,确实是那火统领的外貌特征。”

“竟然是他,这个可恨的刽子手!华夏年轻一代可没少死在他手里的,没想到这畜生竟然想要偷袭我们前方战线的士兵!”

“简直可耻至极!身为强者不在正面战场交锋,竟然潜入后方屠戮我们尚还薄弱的嫩苗,简直是通灵境的耻辱!”

不过赵长老却是传来了质疑的声音。

“啧啧啧,他说什么你们就信什么了?莫不是他恰巧知道了那火统领的相貌在这里揽功劳,不然的话,若真是火统领,他怎么可能还有命活着?”

原先帮牧雨说话的老婆婆看不下去了,直接呛声道:“当日前方战场确实没有见到火统领的身影,若是说他来偷袭我们后方营地也是情有可原。”

“哼!若真是那火统领,这小子如何活的下来?古婆婆莫要以为这小儿长的俊美信了他的谗言。”

古婆婆听闻赵长老的阴阳怪气,不由得心生大怒。

“你是什么意思,难道要我们大后方失守你才乐意?何须如此针对一个有功之臣,而你对于老身的污蔑,莫不是以为这里是大营我便不敢出手治你了吗!”古婆婆全身气势大放,已然是怒气满满。

“哼!真当我怕你不成!”赵长老自然不甘示弱,滔天气焰压向古婆婆。

“够了!”

就在俩人即将大打出手之时,一道喝声传来,恐怖的威压瞬间击溃了两人积攒的气势。

正是武婴出言制止了两位老人的争斗,沉声道:“这里是军部会议,若是你们在无视法纪的话,那便请出军法,就地执行!”

无尽的威严从武婴身上散发出来,压制的众人不敢回应,就是牧雨也是全身冷汗直冒,他知道这股气势不是针对自己的,却还是让他有点喘不过气来,这武婴究竟到了何等境界。

两位老人见到武婴都发话了,只能作罢,重新坐回原位,互相不给好脸色。

此时武婴再次问话道:“最后那火统领是生是死?”

听到武婴的提问,牧雨这才回过神,连忙答道:“当时我并不是他的对手,直至灵力耗尽,便昏迷了过去,之后所发生的事一概不知。”

这是牧雨事先想好的,自己现在并不好将实力暴露在这群陌生人面前,谁知道他们的心里想的是什么,不过当日那么多人看到了那火统领,事后盘查便能够知道,所以他便如实说出了火统领的真实境界。

至于结果,模棱两可的回答不知情,是最好的掩护也是最容易让人起疑的,不过现在也只能是如此了。

就在赵长老听到牧雨的回答之后又要暴起发难之时,却是看到了武婴警告式的目光,只能姗姗作罢。

武婴思考了一会,看向牧雨的眼神中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不过并不太确定,所以也没在这个话题上延续下去。

“牧雨已经有通地境修为,按道理来说是有资格参加我们的会议的,那我们便开始今天的主题吧。”武婴向着会议中的众人说道。

“我反对!他只是一个外人,如何参加我们的会议,若是他是敌人派来的奸细,岂不是让我们的计划全盘皆输?”

赵长老反应激烈,完全不认可武婴的行事。

“若是拯救了我们众多将士的英雄是奸细的话,那我们还能信得过谁?”古婆婆反问道。

“你这婆娘是不会动脑想想吗?若是敌人里应外合做了一场苦肉计,就是为了将他安插进来呢?若是如此,那他对上火统领而不死就说得通了!”

“呵,我看你才是老糊涂了,火统领突袭我们后方部队,我们根本毫不知情,如果真要如此作为,那他们直接屠戮了我们后方将士,我们已经满盘皆输了,为何还要来这一招,这样岂不是将事情搞复杂了?”

就在两人争吵之际,也带动了在场众人的方向,纷纷加入探讨,一方同意一方反对,吵的不可开交,而一旁的牧雨则是无奈,你们就不问问当事人同不同意吗?

牧雨很不想掺着趟浑水。

“此事是我同意的,所有后果便由我承担!现在继续会议!”武婴一如既往的霸气开口,不容许任何人反驳他的行事。

众人看武婴这态度,便知道事已定下,场面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目前情况看来,地狱族和冥族已经联合起来,他们的目的我已经知晓了,但是此事关系重大,不便在此透露给大家。”

单单是武婴开场词就让在场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地狱族,一种不弱于冥族势力的强大种族,地狱族种族繁多,个个都是嗜血嗜杀的怪物,其中更是以大恶魔最为出名,但是地狱族一直活跃于西方境地,没想到这次会联手冥族。

“若是说他们侵犯我们在尘世之中的领土我们还能理解,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大费周章的来到之处秘境,就算他们进来好了,根本没有理由来攻打我们啊?”

有人提出这个问题,众人也是觉得事有蹊跷,再结合武婴透露的冥族的目的,众人都开始纷纷猜测。

“关键信息无法告知各位是因为这件事知道的人越是情况就会越好,不过他们进入秘境以及对我们发起战争的原因我可以告诉各位。

你们都知道此处叫做灵囿境地,其中妖兽众多,甚至有妖神诞生于此地,就这不久前,我们华夏方得到消息,此处将有重宝现世,而那重宝的关键线索,便掌握在我们的手上,这便是为什么冥族大费周章也要攻打我们的原因。”

听完武婴的话,牧雨这才知道此处的来历。

灵囿,《后汉书·班固传下》中记载:“外则因原野以作苑,顺流泉而为沼,发苹藻以潜鱼,丰圃草以毓兽,制同乎梁驺 ,义合乎灵囿 。” 李贤 注:“此言鱼兽各得其所,如文王之灵囿 也。”

这灵囿之地在古时候乃是周文王建立的一处秘境,用于养殖自己喜好的天生妖物灵兽,就相当于动物园一般,可按照现在华夏出土的古文献记载,此处乃是周文王意外得到的一处秘境,其中万兽栖息,灵气鼎盛,是一处不可多得的修炼之地。

就这样,这灵囿之名传于后世,便成为了周文王的养殖基地了。

“前几日,有消息传来,地狱族和冥族两方将在百里之外的落月城中,密谋进行某项计划,我现在需要人进入打听情报,不知道你们有什么推荐的人选?”武婴询问道。

众人才是却是沉默了下来,思考着该让何人进行这项行动,而一旁的赵长老则是轻敲桌面,吸引了总人的注意力,笑道:“若是说人选,在场众人之中,不就刚刚好有一位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