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宝贝书屋 > 被神所选 > 第二十一章 年轻人你不讲武德
 
一路闲聊下,牧雨等人很快便来到了华中山脚下。

华中山,华夏入境后建立的驻扎所在地,山势巍峨,有强者在其中设立下一座结界,防止妖兽的入侵。

半山腰处,由木头搭建而成的房屋院落依靠着山势建造而成,重重叠叠紧挨着,一条石阶从山脚延伸至半山腰间,成为此处唯一一条通往驻扎地的道路。

一块巨石被磨平立于山门前,上书两个黑体楷书,“华夏。”

浓厚的灵气汇聚在结界之中,居然有隐隐龙形在营地上空盘旋。

这等情景让牧雨振奋不已,这竟是将驻扎地建立在一处龙脉之上!

龙脉,指的是如同龙一般飘忽隘现的地脉,龙就是地脉经络,而土是龙的肉、石是龙的骨、草木是龙的毛发。这样的地形正是灵气汇聚之地,也被称为龙

而脉,义指龙的血管,当灵气经过千百年的孕养,便会出现液化,成为源液,能够增强人体潜能开发,加速灵种生长速度,这类宝地的产生难度可不在那阴阳两仪境之下。

而其中的源液,可是牧雨现在最适合修炼所需的物品。

当一群人来到营地之中时,却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

“赵哥回来了,怎么样?有没有被那两头兽主吓尿裤子啊。”

“那可是通天境级别的妖兽啊!随便一道神通我都可能死无全尸。”

“还是我们赵哥霸气,直接领下了这个探查任务。”

赵成在驻扎地中也是小有名气的人物,众人见到他从外部完成任务归来,都上前打起了招呼。

就在赵成回复着众人之时,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传来。

“赵队长可真是凯旋归来了啊,你出去这几日我可是时常在为你担心,生怕你回不来了,那叫一个吃不下睡不香啊。”



一个英俊男子从另一方向走来,阴阳怪气道。



“我何德何能竟让你如此为我担心,真是让我心生内疚啊,水队长。”



姓水?牧雨听到这个姓氏有些惊讶。



这个姓氏追究起来,那可是源于远古,出自古人以五行之一的水为氏,属于以图腾为氏。古人认为世界是由木、火、土、金、水五物组成,天上有木星、火星、土星、金星、水星,这些就称之为五行。遂之,逐渐有了木氏、火氏、土氏、金氏与水氏的出现。这五个氏族部落非同小可,他们均是强大、有影响的部落群体,各自崇拜木神、火神、土神、金神与水神。其水氏部落族人即以水为姓氏,世代相传至今。



白齐舞对着牧雨小声解释道:“这个人是皇龙第六小队的队长,水秽,他跟赵大哥之间有点矛盾,两个人一直针锋相对。”



那边,水秽此时也看到了正在跟牧雨窃窃私语的白齐舞,白齐舞他自然是认识的。



“你不是白家的小子吗,听说你领了个任务就失联了,怎么就你们几个?怎么还带回来了个土著?”



牧雨现在穿着的都是兽皮缝制的皮草,光秃秃的脑袋配上脏兮兮的脸庞,也怪不得水秽会认为他是个土著人。



白齐舞三人愤怒,牧雨是他们的救命恩人,更是他们带到此处的,自然不能容忍水秽对他的侮辱。

就在三人要上去理论之时,牧雨拉住了他们,朝着他们摆了摆头,他到此处是来完成交易的,这时候不便在这边惹是生非。

可是一旁的赵成此时却是来了兴趣,对着一旁的牧雨使了使眼色,嘴皮子动了动,一丝细小的声音便传到了牧雨的耳中。

“牧兄弟,在营地这边讲究的便是实力至上,如果你有实力,获得的修炼资源也将会更多,而你现在要加入我们的话,这会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待会我激一激这水秽,让你们两人交手,只要你展示强大的实力,必定可以引起高层的注意。”

牧雨面露古怪的看着身边这个壮汉,没想到这看似憨厚的人,还有这样活络的心思。

通过白齐舞的告知,这赵成和水秽的实力相当,两人多次交手竟都是不相上下,往往都是平手收场,而赵成与牧雨交过手,自认为不是其对手,一来就像他所说的,若是牧雨展现出自己强大的实力,引起高层重视,届时自己这个介绍牧雨来此的人也是大功一件,二来还能请牧雨出手教训一顿那水秽,何乐而不为呢。

牧雨快速思考了一下,觉得这也是一个不错的提议,若是到面对高层时,对方要其施展实力,鬼知道会被他们察觉到什么,自己身上的秘密可不少,单单是神明的传承就足以令人疯狂。

想到这里,牧雨还是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底下小辈出手,这里隐藏的老怪物应该不会说什么,只要让他们看到自己的实力便可以了。

另一边,水秽看着两人的小动作,迟迟不回答自己问出的问题,脸色不由得发红,有要发火的征兆,这是将自己无视了啊!

“喂!小土著,问你话呢,你该不会听不懂我们的语言吧?”说着水秽自己也认为是正确的,便换了一个语调重复了一遍。

牧雨自然是听出了这是境内特有的一种语言,看来这华夏入境驻扎是做足了功夫的。

水秽则是一脸疑惑的看着不带搭理自己的牧雨,心想不会这他也听不懂吧。

这时赵成才开口道:“海鲜,你就别招惹我这牧雨兄弟了,不然到时候怎么被收拾了都不知道。”

海鲜便是赵成给水秽起的外号,赵成那可是相当了解这个死对头的,知道这水秽崇尚的是强者主义,实力至上。听说哪里有强者就想上前去较量一番,当年便是如此,自己险胜他一招,之后水秽便两两找他挑战,双方有胜有败,两个人便这样杠上了。

这不,听赵成这口气,眼前的小土著既然是个高手,便上钩了。

“这小土著还是个高手?身子骨挺单薄,没看出来啊?傻大个你不会骗我的吧?”

“海鲜你可不能不信啊,连我都败在了这牧兄弟的手上,你可不要小看了他。”

“你那么弱被打败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水秽贬了赵成一句,却是双眼放光的盯着牧雨,能够打败赵成的存在,那必定是有点实力的,随即开口道:“我叫水秽,兄弟可否对上两招?”

牧雨被水秽那盯猎物一般的眼神看的有点发毛,不过从他称呼的转变,便可以看出他对于强者的尊重,当即回道:“在下牧雨,不知道水兄你要怎么个比试法?”

而水秽看着牧雨答应下来,兴奋地搓着手,道:“比武嘛,我们就随意点,点到为止。”

就这样,众人快速清出一处场地,足以让两人施展拳脚。

“诶诶,你们说这牧雨真有赵队长说的那么强吗?”

“我看未必,你看他身子骨那么单薄,怎么看都不像是常年练武的,可能是赵队长为了让自己朋友脸上好看才这样说的。谁知道他就这样子答应下来了。”

“我看也是,莫非是奇门一脉的术士?”

“谁知道呢,不过我还是看好水队长,毕竟是半步通灵的修为,听说他即将沟通元素,若是成功了,便是步入通灵境的门槛了。”

“我看啊,现在除了通灵境修为的人,恐怕没有人压的住水队长了。”

周围众人正在议论纷纷的时候,场中的牧雨两人则是已经准备就绪。

两人互相行了个武礼之后,水秽开口道:“拳脚无眼,请多担待。”

“请。”

牧雨话音刚落,水秽便一步踏出,霎时间风云变动,全身气势大放,如同离弦之箭,手捏剑指奔袭向牧雨。

行进之时,有剑鸣作响,一点剑芒竟出现在其指尖,整个人如同一柄利剑,像是可以破开那山河巨浪,锐不可当。

“避水剑!想不到水秽一出手便是使出最强绝学,看来是要一招决胜负。”

赵成看出了水秽所用绝学,心中也不禁感叹水秽此时的强大,以自身为剑都可以发出如此威势,看来这小子对家族绝学的领悟又进了一步。

就在水秽来到牧雨近前时,一道钟鼎敲击声从驻扎地内部传出,震动整片建造区。

所有人脸色大变,纷纷离开此地,此时赵成几人也是脸色凝重,吩咐白齐舞三人留下告知牧雨发生之事,便带着人离开了此处。

场中,水秽听到那声钟鸣,便停下了攻势,可是牧雨并不知道那钟鸣意味着什么,原先高举的拳头此时已经砸下,正中水秽的眼眶。

“哎呦!”

水秽当即捂着乌黑的眼眶蹲下,吃疼道:“年轻人你不讲武德啊,搞偷袭。”

牧雨也是一脸的尴尬,正在比武呢,谁知道你一下子就收招了,随即说道:“抱歉抱歉,没收住。拳脚无眼,水兄抱歉啊。”

水秽恶狠狠的说道:“好小子,这次我大意了,没有闪,这拳我下次在还给你!”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跑了。

此时牧雨也是满脸疑惑,为什么这些人听到那道钟声就都走了。

此时白齐舞也是上前道:“牧兄,先前钟鼎敲响,意示着有敌来侵,所以他们才匆忙离开进行备战。”

话刚说完,数道强大气息从驻扎地核心区升起,若不是在气息主人的控制下引导向空中,让其在驻扎地爆发,足以想象会发生什么样惨剧。

数道身影从气息爆发出腾空而起,强大的令山脉都是颤抖,如同利剑出鞘,滔天气势冲散了那厚重的云层,傲立于天空的强者,最弱的也是通地境的修为。

哪怕他们的气息不是针对底下众人,可是牧雨却也是因为这威势身躯微微颤抖。这是身体本能的反应,对于危险的恐惧。

随后那数道人影便踏步而出,消失在众人视线之内。强大的威压这才消失,众人大口开始喘气,冷汗已经遍布后背,将衣物紧紧贴实。

哪怕是在家族中,长辈也不可能没事对着你爆发什么气势,众人这还是第一次感受到强者的恐怖威压。

“天哪!我刚刚看见司令了!”

赵华蓉惊呼到,众人也是一脸的严肃,能够让司令都出手迎击的敌人,那该是何等的强大。

白齐舞纠结了一会,随后忐忑的向牧雨请求道:“牧兄,现在敌人来袭,我们三个人也应该前往支援,不知道牧兄可否为我们出手一次?”

以牧雨的实力,若是加入战场,那便是己方的一大助力,可现在严格来说牧雨毕竟还不是自己人,白齐舞也说不准他会不会出手。

牧雨闻言轻笑道:“好久没跟人打架了,正好过过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