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宝贝书屋 > 被神所选 > 第十章 被神明所选中
 
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

巨大的树冠重重相叠,森林显得是格外的暗沉。藤蔓垂落,鸟鸣声此起彼伏,阳光从缝隙之中投射下来,更是令人感觉到这黑暗之中拥有着一份宁静、光明。

然而这一切的祥和从一个背着女孩尸体的男生进入之后不复存在。

“我都进来了你到是说句话啊!”

“你大爷的,你不会是把我骗进来被这些畜生宰的吧!”

“大哥!大叔!!大爷!!!你说句话啊!”

牧雨进入之后便没命式的跑着,原本以为进入之后便会平安无事,谁曾想,更多的巨兽正在门户后面呆着。趁着它们不注意,再次发动金雷才跑了出来。

跟着追进来的巨兽不知道说了什么,现在留守的巨兽全奔着他来了。

“左转,两百公里处。”

你真当我是超人啊!先前装死,现在一开口就是两百公里,就是汽车来跑也要两个小时左右,不先被打死也得先累死。

算了,为了活命只能跑了。

一想到这,牧雨只能是赶紧转向,拼了命的往前跑,身后巨兽咆哮,奔腾而来。

其实这群巨兽心里也是纳闷啊,追了半天不但没追上,还被远远甩了一大截,难道现在两条腿跑得比较快?有机会试试。

不知跑了多久,牧雨这边也是出现了问题。

长时间的奔跑让他的体力接近了临界点,脚下的金雷快维持不住了,可是前面还不知道有多远呢,一但这金雷消失,后面的巨兽分分钟便可以上来将自己撕碎。

不得已只得求助道:“这位大哥,你就是叫我跑两百公里,应该也是有后手的吧。但是我现在快没力气了,你再不帮帮我,那后手可就用不上了。”

意思已经很明确了,就是你要利用我,那也要我先活下来,不然你就是在想屁吃。

“看见前面树上那颗果子了吗?”

牧雨这才抬头看向前面的树林。

这果子也是够醒目的,这么大片绿色树木,就你一颗红色的果子,要不是忙着跑路,想不看见都难啊。

牧雨像是灵活的猴子一般,攀爬上树,轻轻松松便将其摘下。

“吃下去。”

这不好吧,这果子看起来就奇奇怪怪的,还有毛。这奇奇怪怪的东西吃了没事吗?

“赶紧的吃下去!”

脑海中的声音催促着,牧雨只能是大口的啃食了起来,毕竟后面的巨兽已经接近了,这个人也应该不会害自己。

下一秒牧雨便收回了这个想法。

强大的热气从他的身上喷发而出,每根血管都发出轰鸣,血液流动速度仿佛开闸的水流迅速奔腾,庞大的灵气涌入,力量不断填充着他的身体,却也给他带来了极大的痛苦,一口鲜血便从口中喷涌而出。

“运气不错,还能遇到千年级别的赤血果,这怎么说也算是高级的药果了,不过以你现在的身体恐怕还容纳不住他带来的药力。再不想办法解决,就可以看一场人体烟火了。”

听着脑海中那道声音传来的调侃声,牧雨也是一阵恼怒。但是现在连他人在哪里都不知道,想找他算账都找不到人。

“嗷!”

就在牧雨受到体内能量冲击的时候,身后的巨兽已经冲到近前,张口就咬!

情急之下,牧雨连忙挥动拳头,金雷自然环绕在手臂之上狠狠砸在了巨兽脑门上。

“轰!”

巨兽被砸落在地生死不知,牧雨也是察觉到了异样。

原先就算自己的力气再大,有金雷的辅助也只能是打退一只,而现在却是一拳便将眼前的巨兽撂倒了。连带着自己身体上的痛苦也是减弱了一分,哪怕是那一瞬间的减弱。

果然那个人不会无缘无故的害我性命,看来我可以挥霍一下这些能量了!

就在牧雨雄心壮志的想要放手一搏时,结果看到身后那数之不尽的巨兽时。

算了,还是跑路吧。

金雷重新度入脚下,奔跑向前。随着金雷的使用,体内奔腾的能量仿佛出现了一个出水口,原本即将被撑爆的身体进入了一种循环状态,运用出去的力量很快就重新填满,循环往复之下,便不再出现力竭的现象了。

“左边前进两百米!蹲下!”

得到脑海中声音的提示之后,牧雨急忙转向,快速冲刺过去,临近之时一个滑铲不仅躲过了身后巨兽的攻击,同时也来到了指定地点。

茂密的草丛遮掩住牧雨的身形,而他身后的巨兽眼看着目标已经失去了踪迹,顿时大怒,无数能量光束爆发。

“不想死就别动。”

牧雨抬头看向那些冲击而来的强大能量,随便一道都不是现在的他可以抵挡的,更何况眼前可是有数十道之多,这要是被打中,还不得灰飞烟灭?

不过暗处的那家伙发话了,应该是没问题的。

只见那能量光束已经到了牧雨近前,就在即将轰击在他身上之时,那能量仿佛撞击在一道墙体上一般。就阻断在牧雨眼前。

空间不断震荡,仿佛石子投入水面时泛起涟漪,将所有的攻击抵挡了下来。

接下来的一幕却是令人骇然。

原本四周静寂的草木开始摇晃,无数黑色藤蔓冒出,缠绕在那巨兽身上。

巨兽开始剧烈挣扎起来,甚至是张口撕咬那些藤蔓,却无法对它们造成任何伤害。倒是那些藤蔓如同铁矛一般,扎入巨兽的心脏处,甚至是顺着张开的巨口缓缓蔓延进入体内。

很快这些没有反抗能力的巨兽便被拖出地底,消失不见。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这……它们……”

牧雨惊骇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支支吾吾的询问着。之前追得他四处逃窜的巨兽大军,就这样消失了?甚至连它们刚刚所在的地面,都没有被损伤分毫!

“被吞噬了。”

那道声音还是那般轻描淡写,仿佛这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吞噬?你是说它们被吃了?这里还有其他生命存在!”

牧雨瞬间如临大敌,能够轻而易举的干掉那么多巨兽,那该是多厉害的生物啊。

“世间万物都有生命,草木是,大地亦是。”

这不解释还好,一解释那是叫得牧雨汗毛炸立!猛地跳到树上,战战兢兢的说道:“你说这地是活的!”

也不能怪牧雨反应过激,刚刚在他面前就有数十只巨兽一口就被吞下了,那吃他不是更轻而易举。

“少废话!下来继续前进!”

扭捏了半晌,牧雨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爬下树,继续向着声音指引的地方前进着。

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自己也只能是信任这躲在暗处的家伙了,先不说打不打的过他,就看在先前几次救下自己的份上,这个人还是可以相信的,哪怕对方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在他在觉得自己还有利用价值的时候,便是安全的。

不知前进了多久,当牧雨掀开挡在眼前的树丛时,被眼前的画面狠狠的震撼了一把。

原本茂密的丛林之中,竟然出现了一潭泉水,金色与银色不断流转着,照耀在四处。周围巨大的植物枝叶随着波光的映照不断的摇晃着,一道道金乌光影伴随着银色龙影在泉水之中翻腾飞舞,如果有什么可以形容眼前出现的景象,那便只有仙境可以形容了。

“没想到随便进入的一个小位面,竟然还能遇到这阴阳两仪境,真不知道这是什么运气。”

一道童音从牧雨的胸腔处传出,随后一名银发女童便缓缓从他胸口处飘然而出,俏生生的出现在他面前。

银发女童轻蔑的瞟了一眼牧雨,便嘲讽道:“弱爆了!”

“姐姐,不得对神徒无礼!”

就在牧雨惊疑的看着眼前的银发女童之时,又是一名黑发女童从他胸口处飘出。

“这!这,你们,你们是谁,哪里来的!”

牧雨慌乱的摸索着身体,生怕自己的胸前开了个大洞,连忙问询二人来处。

银发女童撇头对于牧雨的询问不为所动,倒是那黑发少女连忙行了一礼答道:“东南海外,甘水之间,羲和古国。奉日御圣母与女和月母两位娘娘之命,前来寻找神徒。”

牧雨听闻女童的话,岂能不吃惊。

《山海经大荒南经》中记载,“东南海之外,甘水之间,有羲和之国。有女子名曰羲和,方日浴于甘渊,羲和者,帝俊妻,生十日。”

那日御圣母如果对应的是羲和的话,女和月母不正是常仪吗。

神话传说中那生了十个太阳和十二个月亮的羲和、常仪大神仙,居然叫了两个小娃娃来找自己,这要是搁在平常,牧雨可能是嗤笑一声,骂句神经病。但今天所经历的事根本颠覆了他的世界观了,现在再来两个小孩子告诉他世界上真的有神仙,也不是那般的不能接受。

“世界上真的有神仙?”

虽然内心开始接受了这个现实,但是牧雨还是忍不住问道,结果换来的是黑发女童点头应答。

“那你刚刚叫我神徒又是怎么回事?”

“奉娘娘旨意,携带天典下界,寻找传承神藏之人,将其培养,尽快进入神界。”

“神界,那是什么样的地方?”

“我们只是娘娘创造的传承器灵,不知神界之事。”

“那,选择我上去又是为了什么?”

“不知。”

得到了两个未知的回答,一下子让牧雨没了底。世界上根本不会有不劳而获的事情,先不说真的假的,单单是成神仙就够扯了,但是经历过那白花渡世,以及山海经上面记载的巨兽都先后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了,又由不得他不信。

但是这种对应未知的无力感,却是让牧雨犹豫不决。

银发女童看着沉默的牧雨,不耐烦的问道:“喂,你是打算背着个尸体到什么时候?”

牧雨这才醒转过来,原先的好奇、兴奋也被一扫而空。慢慢将陈曦的尸身抱在怀里,原先慌不择路的逃亡,竟然忘记了这个在危难时候不惜性命也要将他推开的女孩。

男孩全身透露出一股颓废、灰暗的感觉,就这样呆呆的抱着女孩的尸身坐在地面上。

银发女童看着眼前这样做派的牧雨,更加的感到厌烦,瞬间来到牧雨的面前,抬手便是一巴掌打在了牧雨的脸上。

“你一脸死人样是给谁看!这是现在的你该做的吗!”

女童一声娇喝道:“一人力敌朱厌的时候,你不是很霸气吗!觉得自己度过了千百世的岁月,学到了前人的战斗技巧就天下无敌了吗?”

“她就死在你的面前,就是因为你的弱小她才会死,而你现在,却在这边沉默着,像条丧家之犬一般!”

“为什么每次她都要挡着我面前,为什么那个时候她要推开我,我们互相根本就不熟系,甚至连朋友都不是!我根本没有朋友!”

面对银发少女的质问,牧雨痛苦抱头,嘴唇颤抖,声音无比沙哑的反问道,到最后已然是歇斯底里的怒吼。

银发女童眼中寒光闪过,缓缓抬起一指,指向牧雨的额头。

“你说的这就是缘啊。她做到了。”

一道细小金光钻入牧雨的眉心,剧烈的刺痛感令牧雨痛苦万分,抱头倒地翻滚。

而脑海之中呈现出了一副画面。

一个男孩挡在了一个六七岁的女孩面前,挥舞着手中的木棍赶走了几头流浪狗。

男孩在嘤嘤抽泣的女孩面前保证,会一直保护她的,而女孩也是倔强的回道:“我以后也要保护你。”

画面定格在两个孩子拉钩约定的瞬间。

他失约了,那年的他,七岁。

十一年的病痛折磨,让他失去了太多,让他习惯了一个人的孤独,正如他所说的,他根本没有朋友。

而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一个女孩,默默的履行着两个人的约定。

牧雨看着眼前的女孩,失声痛哭起来,她做到了,而他却已然忘记。

银发女童手一招,原先躺在地上的陈曦已然来到了她的身前。

金色的火光瞬间顷洒在那宛如睡美人一般的女孩身上,熊熊火焰吞噬着她的躯体。

“住手!你在干什么!快住手!”

牧雨疯狂向前扑来,想要浇灭那熊熊烈焰,但是那黑发女童小手下压,竟然让他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火焰蔓延。

站立在陈曦面前的银发少女也不复刚刚的冷冽,哀伤之色流露在其面容之上。

“万物有灵,生死两断,望彼岸花开,踏九幽路桥不归,身回故里。”

话音落下,女孩的身躯顷刻间化为尘土,飘扬入空,渐渐消散。只余一名少年跪地无声痛哭。

黑发女童数次想上前安慰,皆是被银发女童抬手拦下。

就这样时间度过了两天,两日内牧雨不眠不休,只是呆坐在原地,如同失去灵魂的尸体一般。期间黑发女童不止一次责怪银发女童的决绝之举,却都被银发女童反驳的落入下方。毕竟当时正是她亲自出手阻拦了牧雨。

就在两人还在为此事争论不休的时候,两人的身后传来了一声嘶哑的轻咛。

“我该怎么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