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宝贝书屋 > 被神所选 > 第三章 盘古
 
京都,一座会议厅内坐满了人。有的是垂垂老矣的老者,有的是气势如虹的中年军官。甚至有几位老人正挂着吊瓶,身旁站着几位医护人员。

他们唯一的共同点便是掌握一方重权,其中几位更是经常进入民众视野的华夏高层。这群人坐在一起,足以决定一个国家的走向。

就在众人正在跟自己熟悉之人打着招呼的时候,会议厅大门打开了,从外面走进一位中年人,原本还算嘈杂的会议厅顷刻间便是安静了下来。

中年人走到首位之处坐下,从进来之时便是一副严肃的模样。而这位中年人便是华夏的一号首长李信鸿。

李信鸿一挥手,原先端着一叠厚重文件的人员便将文件发放到了每个人的手中,当所有人拿到文件之后,李信鸿才开口说道:“今天请各位到来,便是与‘盘古’一事有关。”

坐在首座的几位一听到盘古二字脸色瞬间变为凝重,而底下众人则是一脸迷惑的模样,显然他们并不知道李信鸿口中所说的是何事。

李信鸿看着底下众人的神情,便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对我所说的话可能有很多不解的地方,不过事关重大,这件事必须让众位知晓,所以我请了国事院的张院长来为大家讲解。”

话音刚落,一个身穿白色大褂的邋遢男人便抱着一架笔记本走上台前,手指一顿操作之下,很快一副画面便出现在了大屏幕上。

画面中呈现的是一个山谷,山谷之中四面都是山壁,山壁连成一片形成一个圆形的模样,如同一个地堡一般。山谷中央有着一座类似祭坛模样的凸起,而山壁之中有着各式各样的壁画。

“这是属于国家特级机密文档,这处山谷被发现于昆仑山死亡谷地带。按照我们的研究发现,这处遗迹不属于任何时代的产物,很有可能是超古代遗迹!而且……”

张院长话音未落,便有民年轻军官迫不及待的提问道:“那按照张院长所说,在我们已知的文明之前还有其他文明吗?”

张院长瞥了他一眼,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喝道:“不要打断我讲话!”

张院长这么一说,底下原本要提问的几人也是直接噤声,被吼的那名年轻军官也是一脸的尴尬,不过他也是知道这位张院长的性格有点古怪,更何况今天国士院的几个老爷子也在场中,有几个老爷子罩着这张毅也不是自己可以得罪的,只能作罢静听。

张毅环视了一圈,见再也没人说话的时候才继续道:“近几年各种天灾不断发生,地震、海啸、山火山洪甚至是未知病毒蔓延,这不单单是在华夏,而是全球性的频发。”说话之间,张毅的手指还在键盘上不断起落,一幅幅灾难性的画面通过大屏幕展现在众人面前。

先前被吼的那名年轻军官小声嘀咕了一句:“这些新闻上天天看到,可跟你刚刚说的事情有半毛钱的关系啊。”

年轻军官刚刚说完心里便咯噔了一下,因为台上的张毅正盯着自己看。

这么小声都能听到!你怕不是顺风耳吧!

张毅也没管那名年轻军官,双手此时也停了下来。

“可能有些人会觉得我说的这些跟遗迹有什么关系,那么接下来你们都听好了。这些事情都被记录在这些壁画之中。”张毅将手指向大屏幕之中的山壁。

此话一出,顿时令在场众人心中掀起一股轩然大波。

下座第一排的老先生提问道:“按照张院长所说遗迹是史前就存在的话,那意思就是有人预言了后面发生的事情?可有凭据?”

“这正是我接下来所要说的,各位可还记得二十年前全球十二处地区同时发生的地壳震动。这处遗迹便是震源之一,经过我们与各国之间的探索,证实壁画内容是一致的。”

“遗迹上的壁画,记载着生命的起源以及历史上所发生的重大事件,而且远远不止如此。”张毅双手在键盘上敲击,快速调出一张照片。

照片之中是一片巨大的石壁,说是石壁不如说是数块玉石拼接而成,通体洁白晶莹,玉璧之上则布满了一道道黑色线纹,无数的线纹组成一幅幅画作,地球的形态、生命的诞生、恐龙的灭绝、人类的诞生……

人类所知道的、不知道的历史进程都一一呈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原本场中的十面玉璧,已有九面已被壁画填满,只有最后一面玉璧已然洁白通透。

“如此宏大的场景真是令人叹为观止啊。”原先提出问题的老先生不禁感叹,随即再次提问道:“不过张院长,如果仅仅是几面壁画,恐怕还不足以说明这些就是史前所留下的预言吧。”

张毅听到这话不免发出一声轻笑:“聂老您的想法跟我之前一模一样啊。原先接触到石壁之前,我认为遗迹是古代遗迹不假,而这些壁画可能是后面的被人刻画上去的,可是当我们用了无数种方法都无法在石壁之上留下任何痕迹,就可以断定这不是我们现在的人类科技可以做到的。”

“而后发生的事情,真正让我意识到,这是预言,留给人类的预言!”张毅再次按下键盘,又是一张照片弹出。

照片上显示的,正是之前空空如也的第十面石壁。而与先前不同的是,石壁角落处布满了一道道黑色纹路,纵横交错之下组成了一副画面。

广阔无垠的海洋之上惊涛四起,不断冲击着陆地,人类四处逃窜,巨浪吞没城市。而海浪中心处,刻画着一头巨兽,奇特的是,那巨兽长着人的躯体,但是下半身竟是生长着数条如同章鱼触须一般的触手,两柄巨大的钳子挥舞,翻起滔天巨浪。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不是说根本无法在石壁上刻画吗,为什么会有新的壁画出现!而且如果这是你所说的预言的话,难道世界上真的存在这种怪物吗,太过荒唐!”那名年轻军官一下子站了起来,满脸激动地说道。

他身边之人也是被他的这一举动吓了一跳,连忙提醒了一下。年轻军官这才反应过来这里是最高会议,在这大喊大叫实在是有些失礼,便缓缓坐下。

张毅这才接着他的话说道:“张红雨刚刚所说的,便是接下来的关键,世界诞生以来,我们人类的历史只是占据了这短短是数千年时间,而在我们之前一切都是未知的,我们只能是不断的去探索。世间存在着我们无法理解的事情还有很多。”

“回归正题,我刚刚也说了,我们人类目前的科技是无法在石壁上刻画出任何痕迹的,但是这个壁画则是自己出现的。”

“原本我们也不清楚这新壁画的意思,但是不久之后便发生了十七年前扶桑特级海啸。也就是从那时开始,壁画频繁出现,随后而来的便是天灾人祸。记录到现在壁画所显露的事件,都已经对应上了世界各地所发生的灾害。”

大屏幕上不断弹出一幅幅壁画,一幅幅真实灾害画面对应而上,巨兽咆哮,尸横片野的画面不断冲击着在场所有人的神经。曾几何时人们会想到存在于神话中的怪物会这样出现在众人面前。

“既然我们都知晓这些预言警示,难道我们就没办法提前杜绝事情的发生吗?”聂老再次提问道。

张毅苦笑道:“我们没办法得到准确的时间,只能靠壁画推算出地点和大概时间,如此我们才能在短时间内将其压下,让此不会暴露在公众眼前。”

“此类事件家族的人都有介入,才得以将这些巨兽镇压下来。但近几年家族内也是损失惨重。”



一直沉默着的李信鸿着时候插了一句,但这句话如同核弹爆炸一般令在场众人心中掀起轩然大波。在场的人都是位居高层,或多或少的都知晓家族的含义,而那些家族出来的人在普通人看来就如同陆地神仙一般的存在,就连他们这样的能人异士都出现了损伤,足以可见事态到了相当严重的地步。

“今天的会议便是想让各位知道事态的严重性,以及是否向公众公开知情权。”李信鸿开始主持会议。“就在三天前,盘古石壁出现了新的变化。”

李信鸿看向张毅,后者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轻敲键盘,很快一段视频便呈现在了屏幕之上。

画面之中是已经布满了壁画的十面玉璧,强烈的白光从玉璧之中迸发,原先存在的壁画不断消散,不多时便恢复了洁白通透,仿佛那些壁画从未出现过。

紧接着,突然出现的纹路不断攀爬上玉璧,不同于原先的纹路只呈现出黑色,五彩斑斓的纹路快速组合,不断填满着整片玉璧。绘画出一幅又残酷的浮世绘。

华夏长城崩塌,扶桑铁塔从中折断,狮身人面像只剩余半截身躯。洁白的九尾天狐冲天而起,孔雀张开巨口吞噬生灵,独眼巨人行走于大地之上,天空裂开一道口子,天火从天而降,无数怪物从地下爬出。人类在这些怪物面前成为了任人宰割的食物,鲜血染红大地,望眼过去,皆是废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