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宝贝书屋 > 驭房我不止有问心术 > 第746章 演戏
 
  所谓的头疼,不过是妃琳佳当时的一个由头。
  别墅里的风水,张余已经看过,可演戏就得演全,张余装模作样的拿出六极盘来,开始“看风水”。
  他托着六极盘,好像煞有其事, 不得不说,跟老骗子在一起,别的本事虽然没学会,像这种诈唬人的手段,还是学到一些。
  张余故弄玄虚,给加瑟琳看的一愣一愣的,她不敢多言打扰张余, 就跟着张余满别墅转悠。
  在别墅里转了两圈, 张余故意皱起眉头,加瑟琳看在眼里,连忙问道:“张总,有什么问题?”
  “别墅内,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可是,你和保姆突然睡觉,总长又头疼,这里面绝不简单……”张余缓缓地说道。
  “那、那怎么办……”加瑟琳再问。
  “我看要不然,到院子里看看吧。”张余说道。
  “这样也行。”加瑟琳点头。
  张余充分地将自己从贾大师那里学到的忽悠之术展现出来,贾大师曾经说过,不管遇到什么样的问题,都不能显得太过容易,这样的话,怎么赚钱。
  哪怕贾大师什么也不会,但是专业术语和演技,绝对是登峰造极。
  出了别墅,来到院子里。院内有两只狗负责看家,看起来训练有素, 哪怕张余是生人, 身边只要有家里人,就会老实的不动,也不乱叫。
  院子里布置的十分漂亮,凉亭、花架、水池,如同一个小小的公园。
  张余转悠了一会,在花圃前停下脚步。那里摆放着各种花卉,有的花张余认识,有的花见都没见过。
  “这是什么花?”张余突然指向地上的一盆十分漂亮,长满粉色花卉的花。
  “这叫凤仙花。”加瑟琳答道。
  “这个花……好像……有点问题……”张余缓缓地说道。
  “什么问题?”加瑟琳问道。
  “风水之中,讲究五福六极。五福为:福禄寿喜财;六极为:凶疾忧贫恶弱。此花不知被何人做了手脚,上面竟然沾有疾气,容易令人染病。加上这花,是在正对客厅窗户的位置,在这上面,又是总长的房间,所以就危险之极了。”张余煞有其事地说道。
  “那……那我把这花给丢了……”加瑟琳说道。
  “将花给丢了,只是一个环节。现在疾气已生,另外还要化解此处的疾气才行。”张余说道。
  “张余, 就拜托你了。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说。”加瑟琳说道。
  “万物相生相克,想要扑灭这里的疾气,最好是以童子尿为引,再辅以君子兰,加上相应的法术,便能立竿见影。”张余正色地说道。
  “好、好……我立刻去准备……不知道,童子尿要多少,君子兰要几盆……”加瑟琳说道。
  “童子尿……这个交给我就好……君子兰,有一盆就够了……”张余说道。
  反正不过是蒙事,张余也不想加瑟琳出去折腾,整什么童子尿。所以,他干脆这么说。
  不想,加瑟琳闻听此言,竟然上下打量了张余几眼。
  张余被她看的有点不得劲,说道:“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是没想到……”加瑟琳尴尬地一笑,又道:“君子兰的事儿,我这就让人弄一盆回来……”
  “嗯。”张余点头,说道:“现在嘛……我没那个想法……你多给我准备点水……还是喝茶吧,我那个茶给总长省着,喝别的……”
  “行行行,没有问题,家里也有好茶。”加瑟琳说道。
  她这就请张余进别墅,张余没有马上进去,先把地上的凤仙花给砸了。
  进到别墅,加瑟琳让保姆给张余沏茶,并且亲自拿出来一罐上等的碧螺春。然后,她打电话让人送一盆君子兰过来。
  张余喝了三壶茶,加瑟琳给他专门了一个大口的瓶子,到卫生间内方便了一下,接了能有差不多一瓶。君子兰也送来了,砸碎的凤仙花让人拉走,张余将自己的尿倒在凤仙花的位置上,再把君子兰花盆摆上去,最后拿出21枚铜钱编织的金钱刀,嘴里振振有词的围着花圃转悠起来。
  且不说是不是忽悠人,单凭张余手掌一翻,金钱刀就出现在掌中的这一手,便能让加瑟琳折服。是以,其他的一切,都成了顺理成章。
  张余顺着花圃转了九圈才停下来,加瑟琳马上问道:“怎么样?行了嘛?”
  “大体上,应该已经没有问题。稳妥起来,我看今晚要不然留在这边,确认一下。这事……当然还得总长做决定……”张余说道。
  “好说、好说……张总先到客厅休息,我上楼跟总长请示……”加瑟琳说道。
  留在总长官邸,本来就是张余和妃琳佳演的双簧,哪能有什么问题。
  加瑟琳在请示之后,下来告诉张余,总长已经同意,今晚张总就住在二楼的客房。但是,总长的头疼还没有缓解,不知道为什么,想请张总上楼看看。
  张余跟加瑟琳上楼,来到妃琳佳的卧室。妃琳佳躺在床上,盖着毛巾被,完全将脚给挡住。
  两下见面,加瑟琳说道:“总长,张总来了。”
  “张余,听加瑟琳说,问题已经解决。既然这样,我的头为什么还疼?”妃琳佳问道。
  “这个……估计……需要一段时间进行缓解……我相信,应该用不了多久……”张余说道。
  “我身子特别乏,却又不困,也真是要了命。加瑟琳,晚上我就不下楼吃晚饭了,突然想吃苞米,给我呼点苞米吃。”妃琳佳说道。
  “好,我这就安排。”加瑟琳点头。
  “张余啊……你留在我房间里再看看……确定一下,有没有别的问题……”妃琳佳又道。
  “是。”张余答应。
  加瑟琳出了房间,张余留了下来。
  过了片刻,妃琳佳说道:“被你那茶真是坑苦了。”
  “呃……领导,这是什么意思……”张余不解。
  “我不想多喝,还是忍不住喝,喝了之后……赶紧吧……”妃琳佳摇头说道。
  这下张余明白了,妃琳佳这是要去方便。
  其实将张余留下的主要目的,还是这件事。她不想让加瑟琳知道,那就只能靠张余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