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宝贝书屋 > 春花夕拾,平澜芳华 > 第372章 碎裂
 
“澜姐,醒醒,要上课了!”
沈彤彤边喊边推着平澜,试图把她从温暖的被窝里挖出来。平澜不情不愿地翻了个身,含糊不清地嘟囔:“别闹,让我再睡五分钟……”
“五分钟?你也不看看几点了,老班的课你也敢迟到?小心他又在班里拿你开涮!”沈彤彤说着,一把掀开了平澜的被子。
“啊!冷死了!”平澜猛地坐了起来,睡意顿时消散了一半。
“活该,谁让你昨天晚上又熬夜刷题了?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早睡早起身体好,你看看你,黑眼圈都掉到下巴了!”沈彤彤一边碎碎念,一边帮平澜把衣服递了过去。
平澜接过衣服,白了她一眼:“你懂什么,这叫努力!我要是不努力点,怎么考上A大?怎么追上张峻豪?”
“得了吧你,就你那点小心思,真以为我不知道呢?天天趴窗户上盯着人家篮球队训练,也不嫌累得慌!”沈彤彤一脸“我都懂”的表情。
平澜被她说中心事,脸上有些挂不住,故作镇定地反驳:“谁……谁看他了?我那是看风景!风景你懂吗?少在那瞎说!”
沈彤彤“切”了一声,明显不信,但也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她看了看时间,催促道:“行了行了,赶紧换衣服吧,迟到了我可不管你!”
平澜磨磨蹭蹭地换好衣服,心里却想着沈彤彤的话。是啊,自己偷偷喜欢张峻豪已经很久了,从高一开学第一次在操场上看到他打球,就被他阳光帅气的模样吸引了。
可是,张峻豪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篮球队队长,长得帅,成绩好,身边从来不乏女生。而她平澜,虽然学习还算不错,但性格内向,长相普通,在人群中毫不起眼,怎么可能入得了他的眼呢?
想到这里,平澜的心情有些低落。她叹了口气,拿起书包,和沈彤彤一起匆匆忙忙地赶往教室。
“报告!”
不出所料,她们还是迟到了。班主任老李站在讲台上,扶了扶眼镜,目光严厉地扫向她们:“怎么又是你们两个?这才开学几天,迟到多少次了?啊?”
沈彤彤满脸堆笑地解释:“老师,我们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老李显然不吃她这套,正要开口训斥,突然,教室后排传来一个吊儿郎当的声音:“哟,这不是咱们班的两位大才女吗?怎么,今天又来晚了?该不会是一起去约会了吧?”
说话的正是张峻豪,他旁边坐着他的狐朋狗友陆瑾宇,两人正一脸玩味地看着她们。
平澜的脸瞬间涨得通红,她低着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沈彤彤则毫不示弱地回怼:“要你管!我们去哪关你什么事?”
“哟,脾气还挺大!怎么,我说中你的痛处了?恼羞成怒了?”张峻豪挑衅地问道。
“你……”沈彤彤气结,正要发作,却被平澜拉住了。
“别说了,我们快回座位吧。”平澜小声说道。
沈彤彤瞪了张峻豪一眼,拉着平澜走到座位上坐下。
张峻豪看着她们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他旁边的陆瑾宇用手肘撞了撞他,低声问道:“喂,你干嘛老是针对人家平澜啊?人家又没惹你。”
“谁说我针对她了?”张峻豪不以为意地笑了笑,“我只是觉得她很有意思而已。”
“有意思?”陆瑾宇一脸狐疑,“哪里有意思了?”
“你不觉得她就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一样吗?每次看到我都吓得不敢说话,真是太好玩了。”张峻豪说着,脑海中浮现出平澜刚才那副窘迫的模样,忍不住笑出了声。
陆瑾宇看着他的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他怎么觉得,张峻豪对平澜的“兴趣”,似乎并不像他说的那么简单呢?
平澜在自习时碰到了陆瑾宇,心里很安慰,现在老师们的轰炸他们都没有时间去深究了。
原来那个被她救助的吃货同学,就是一个害怕再次被转校的转学生。到现在她看到转学生三个字,心里还是发怵。
当时脾气冲的班主任说,再打架就退学。她才安生了下来。后来他们也没有过多交流,毕竟不在同一个班级,而由于她的不辞而别,什么时候升到了尖子班,成了第一名也是以后才知道。她会仰慕他,后来又不明不白成了她后座。两个人的理想都是 u 市的名校,也算是有共同话题。
这一次,严打之后,本来老师专门放话不让他们在一个办公室、同一块黑板学习,奈何分班时的偶然和他后来的变脸速度。
平澜道:“人生之旅不可逆,须臾之光且珍惜吧!”一个有点社恐、偏过头去笑着道:“经不住似水流年,逃不过此间少年。”当着老师的面被他们认为早恋,挺尴尬的。不过谁年少时没爱过?
平澜走过一个讲台,最后被破格同意,在办公室的隔壁自习。
芳华来班上找她的时候,身后还跟个张峻豪。芳华不想理他,他满脸不开心地低着头。看来分手的事没处理好,宛如职场里无法和平解约的两个人。张峻豪望着他,苦笑道:“这一转换身份互换,有意思了。”

芳华咬着牙不服输道:“你别看不起我!现在我成绩上升了,要是再努力一把,说不定能以优秀学员转正。”
她故作轻松地挤出一个难题:“可我降级成了你的老板,牛皮一下就吹破了。”
他轻轻把手放在栏杆上,云淡风轻道:“没关系,我带飞就行了。”
他们两个就这么又和好的样子,把平澜的投资打了水漂——她想的公司名字都不能实现了。
宿舍楼下,张峻豪抱着篮球,一身清爽的运动装,引来不少女生的注目。他却只是漫不经心地拍着篮球,目光不时飘向女生宿舍楼的入口。
“我说豪哥,你到底在看谁啊?眼睛都要黏上去了!”旁边,他的哥们儿用手肘撞了撞他,语气调侃。
张峻豪收回目光,不耐烦地把篮球砸了过去,“去你的,老子这是在等人!”
“哟,等谁啊?哪个妹子这么大面子,能让咱们豪哥在这儿望眼欲穿的?”
张峻豪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就你话多!等着,等会儿人来了你就知道了。”
正说着,平澜和芳华有说有笑地从宿舍楼里走了出来。张峻豪眼睛一亮,立刻把篮球往哥们儿怀里一塞,大步流星地朝她们走去。
“平澜!”
平澜听到有人叫自己,一抬头就看见张峻豪站在面前,顿时愣住了。
“你...你好。”她有些紧张地打招呼。
张峻豪却像是没看见她似的,直接越过她,走到芳华面前,笑容灿烂:“芳华,你今天真漂亮!”
芳华被他突如其来的夸奖弄得有些不好意思,脸颊微微泛红:“谢谢。”
“那个...我...”张峻豪挠了挠头,似乎有些难以启齿,“你能帮我个忙吗?”
芳华还没来得及说话,一旁的平澜突然开口了,语气平静:“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吧,看在同学一场的份上,能帮的我肯定帮。”
张峻豪看了她一眼,眼神有些复杂,但很快又转向芳华,语气真诚:“是这样的,我想追唐杨,你能帮帮我吗?”
听到“唐杨”两个字,平澜的心像是被针扎了一下,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芳华显然也有些意外,她看了看平澜,又看了看张峻豪,犹豫着开口:“这个...我不太好吧...”
“求你了,芳华!”张峻豪语气急切,“我真的很喜欢唐杨,可是她好像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你是她最好的朋友,你帮帮我,好不好?”
芳华为难地咬着嘴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平澜深吸一口气,努力压下心中的苦涩,故作轻松地对芳华说:“芳华,你就帮帮他吧。人家张大校草都亲自来求你了,你忍心拒绝吗?”
芳华看了看平澜,又看了看一脸期待的张峻豪,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好吧,我试试。”
张峻豪顿时喜笑颜开,一把抓住芳华的手,激动地说:“太谢谢你了,芳华!你真是我的救命恩人!”
芳华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想要把手抽回来,却被他抓得更紧了。
“你...你放手...”
张峻豪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松开手,尴尬地笑了笑:“不好意思,我太激动了。”
平澜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幕,只觉得心里一阵阵的抽痛,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一点点碎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