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宝贝书屋 > 大明:我皇孙的身份被挖出来了 > 第458章 孙儿可对峙
 
  蒋瓛要做的不过是把证据呈交上去,至于最护如何处理,那就不是他所能左右的了。
  现在既有了详细的供状,那自然要在第一时间把这东西呈交到朱元璋面前的。
  安排了校尉严加看护人证,蒋瓛随之便急冲冲进了宫。
  朱元璋既想查出有关朱允炆的东西,又害怕查出,见到蒋瓛的打来, 朱元璋的脸上出现了微微异样,随之便开口问道:“如何了?可有消息了?”
  蒋瓛知这个消息对朱元璋的影响,只想赶快把这份差事办好离开。
  因此,一句废话没有,当即把手里的供状交了出去。
  “臣按陛下所言把消息散步出去后,随后便有十几人主动找臣开了口, 之后又交代出了一个小太监, 他们所有的证词都在这里了。”
  有些东西蒋瓛也不好说, 不如让朱元璋直接从书面上去看。
  朱元璋若做询问,那蒋瓛再答。
  朱元璋若不问,那蒋瓛的任务也就算是完成了。
  很多事情朱元璋已有了预料,现在不过是确定这个预料而已。
  虽说朱元璋并不想让这个预料变成现实,但在有预料的前提之下,再接触这些事情倒也不算是难以接受。
  朱元璋把一张张供状瞧完,停顿了片刻后,这才终于喊道:“高良俊,去宣二太孙过来吧。”
  不管怎么说,朱允炆那都是自己疼爱了这么年的孙子,在这些供状对外公布之前,也需先与他通个气。
  当然,朱元璋也想看看他这孙子在看到有关于自己的这些供状会是如何表现。
  高良俊不做多言,应答一声退出。
  蒋瓛留在东暖阁,压抑的氛围让他喘不过气来。
  半晌之后,朱元璋开口问道:“你说大福若知晓他乃咱的亲孙子,会是如何表现?”
  对这一结果朱元璋期待了许久,当就要发生的时候朱元璋竟是有些紧张了。
  朱元璋不说话的时候, 蒋瓛感觉压抑, 朱元璋提出了问题,蒋瓛又必须小心翼翼,回答的令朱元璋满意。
  蒋瓛脑海中迅速组织了语言,回道:“吴王肯定是大吃一惊的,吴王向来谦恭仁义,若知乃陛下的亲孙,肯定会对陛下更加孝顺的。”
  这话很明显是朱元璋愿听到的,蒋瓛出言,朱元璋脸上挂起了笑容。
  随之,叹了口气,道:“他自小流于民间,受了不少苦,认祖归宗后便让他接这么大一摊子事儿,是咱对不起他啊。”
  这么大一摊子事儿愿意接的人,这不还有一人为了这么大一摊子事,伸出了自己的青面獠牙吗?
  对于这个问题,蒋瓛还没来及回答,高良俊便陪同着朱允炆到了。
  朱允炆进来后目不斜视,完全不给殿中蒋瓛多余的眼神,径直走到朱元璋跟前, 乖乖与朱允炆见了礼。
  朱允炆面上气定神闲,但实则在高良俊出现在他面前之后,他内心便已经是翻江倒海了。
  参与他所作所为的那些心腹虽说全都死了,但不排除东宫中的其他人会知道些消息。
  稍微说出一件,那他在他皇爷爷跟前的形象便彻底完了。
  朱允炆都能在表面做到气定神闲,朱元璋更不在话下了。
  在朱允炆行礼之后,当即招呼了高良俊,道:“把蒋瓛拿来的供状给二太孙瞧瞧。”
  暴风雨就在眼前,高良俊小心翼翼拿了供状递给朱允炆。
  接过供状,朱允炆脸上发生了多种变化。
  这供状的详细程度让朱允炆匪夷所思,很多事情他自己都忘记了,这上面却是清清楚楚的记录着。
  朱允炆盯着这供状看了许久,实则也是在考虑他下一步该如何行动。
  许久之后,朱允炆放下了供状,回道:“皇爷爷,这供状中些许情况孙儿并不得知,孙儿可对峙。”
  朱允炆淡然,仿佛真就是身正不怕影子斜似的。
  这些事情的经手之人很多都已不在了,那十几个宫人的供状若严格说来的话,并不足以完成对峙的。
  朱元璋若一味按照着供状处理这个事情倒也可以,但未免会使人显得朱元璋为了给朱大福认祖归宗腾路,这才编造出了假的供状污蔑朱允炆。
  毕竟,朱允炆之前留给人的形象太好了。
  看着朱允炆伏于地上,朱元璋眼光深邃幽幽盯着,许久不曾表态。
  他还一直觉着他这孙子是个孩子,没想到竟也能够与他斗智斗勇了。
  过了许久,朱元璋这才终摆摆手,道:“对峙暂且不用,咱会安排锦衣卫再做详尽调查的,事关重大,谁若污蔑了咱大孙咱定不轻饶。”
  至于这个大孙是朱允炆还是朱大福那就不得而知了。
  但在这种情况先,朱允炆也只能当成了自己,当即伏地叩拜致谢。
  之后,又道:“也是孙儿做的不够好,才给别人制造了这个机会,调查清楚后还请皇爷爷莫要苛责这些供状的主人,孙儿请以实际行动向他们证明的。”
  不是了解朱允炆的人,绝不会与供状中的那人联系起来的。
  这事情的最后结果绝不会朝着朱允炆所期待的方向发展,朱元璋又能答应了他什么。
  朱元璋不置可否,摆摆手道:“你先回去吧。”
  朱允炆又是叩拜,之后起身退出。
  朱允炆的一番表现让蒋瓛和高良俊叹为观止,在朱允炆离开后,两人知朱元璋此刻心情不佳,都纷纷把自己的存在降到最低,以防止朱元璋把对朱允炆的怒气撒到他们的身上来。
  片刻功夫后,朱元璋主动开了口,道:“给咱继续往下查,查人证物证,定要把这个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朱允炆不认账,即便再难,锦衣卫也只能是继续查了。
  蒋瓛二话不说,当即斩钉截铁拱手表态道:“是,臣遵旨。”
  这个态度是上面最希望看到的,哪怕是你最好办不成,那在表态的时候都务必表现的你一定能完成。
  只有如此,才能让上面人知晓你是认真做了这个事情的。
  蒋瓛表态之后,当即出了宫。
  从宫中出来,蒋瓛心中把朱允炆八辈祖宗骂个遍。
  就供状上的那些东西很多都已过去十几年了,参与过的人证一个都没有人,物证当初就已清理的很干净了,现在又从哪儿去找。
  不过再难,那也去找,即便找不到,那都得有所行动。
  回了锦衣卫后,蒋瓛当即把人马撒了出去。
  而此时,沐晟刚从云南吊孝回京。
  沐晟兄长沐春英年早逝,沐春无子,沐晟乃西平侯的顺位继承人,前些日子他回云南一方面是处理沐春的后事,一方面也是处理承袭爵位的事情。
  这次回来是与朝廷述职的,再走了之后,那就镇守与云南,不能轻易离开了。
  见到街上频繁活动的锦衣卫,又听闻了街面上有关于朱大福的流言,多少也猜出了情况的险峻。
  朱元璋年岁大了,身体也越发不好了,储位依旧虚悬,册立储君已是迫在眉睫了。
  而在储君之位上,朱元璋一直钟意的都是朱大福。
  当下发生的这个事情,极有可能是与朱允炆有关的。
  沐晟本是准备先回京中的西平侯府,换身衣服再进宫的,这种情形怕也等不及了,沐晟随之进了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