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宝贝书屋 > 替身皇子?满朝文武求我登基称帝 > 第七十七章 绝不能让他脱罪!
 
  大皇子心中隐隐有种不安的预感。
如果老三真的被绊倒了的话。
后果不堪设想。
恐怕今后自己在皇子夺嫡的争斗当中也会处于下风。
想要翻盘也许也只有铤而走险。
但这绝对不是他想看到的。
除此之外。
其他的官员们则纷纷看着好戏。
他们等这一天等的已经太久。
三皇子当初以赈灾的名义让所有人掏钱募资,这件事情本就已经让绝大部分的官员心有不满。
后来又在江南搞出不小的动静。
牵扯到了朝中的利益。
无数人对他恨之入骨。
要不因为是皇族的身份。
只怕早就已经万人唾弃,千刀万剐!
哪里还能够活得到今天?
但现在。
铁面判官唐虎受到了压力,很有可能会提前结。
到时候三皇子就死定了!
活该,敢跟我们作对。
你以为自己是谁?
仗着有个皇子的身份了不得。
难道这天底下还真的没有人能够奈何得了你吗!
一时间。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聚集到大理寺少卿唐虎的身上。
他缓缓的走出队伍。
目光如炬。
原本还在想着如何开口,可是见这满朝文武对三皇子如同眼中钉肉中刺一般的态度。
心中莫名不愤。
虽然三皇子确实名声不好,但这一次江南赈灾,他确实为无数灾民解决了巨大的问题。
就连死亡人数也在逐渐降低。
难道这还不是件好事吗?
光凭这一点。
三皇子也能够算得上是劳苦功高。
然而这些王公贵族达官显贵根本看不见。
在他们的眼里。
只要是跟自己作对的人,不管有多么的清高正直廉明,那都是贪官!
贪赃枉法,十恶不赦!
究竟是谁结党营私一目了然!
唐虎躬身行礼。
朗声说道。
“启奏陛下,微臣之所以还没有对三皇子和袁将军暗中勾结一案上报是因为微臣近日在调查另外一起杀人案。”
“唐大人,这件事情可是陛下亲自吩咐的!你竟然敢怠慢?难道是要忤逆圣上吗!”
刑部官员直接发难。
言下之意。
管你查不查。
总之必须要尽快定性。
只要一旦确认三皇子和袁江云暗中勾结,那么六皇子就可以出手了!
大家也可以出了心中的恶气。
“此事正是和三皇子以及袁将军有关!”
唐虎顶住压力回答。
此话一出。
满朝文武,眼中都流露出了惊讶之色。
张开庭三人却忍不住心中暗喜。
看来三皇子殿下的安排起了作用!
没想到铁面判官唐虎这一次依然保持着公正客观的态度。
难得难得!
说不定事情还有反转。
李长隆眉头微皱。
心中极为不快。
如今又多了一个杀人案。
“莫非,老三和袁江云跟这死者有关系?”
“倒也不是。”
唐虎摇了摇头。
“不是,你在这里废什么话!这里可是朝堂商议国家大事的地方,不是你家门口的菜市场!”
有官员不满道。
在这里拖拖拉拉的干什么?
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你的目的一样。
“禀告陛下!要查三皇子和袁将军,就必须要从漕运码头查!”
“他们所经手的赈灾粮食也是在漕运码头进行转运的。”
“然而这次的死者是一名泔水工,曾经在漕运码头做工。”
“他的死状极其凄惨,是被人以重力击碎浑身骨骼,然后抛尸护城河。”
一想到周大鹏的死状以及孤儿寡母凄惨的模样。
唐虎就心头火起。
那些达官显贵,争权夺利也就算了,为了自保,居然不顾老百姓的死活。
就凭这一点。
三皇子也比你们好得多!
一个个道貌岸然的家伙。
“呵呵,死个泔水工都能够让大理寺少卿出马?这皇城每天有多少死人,难不成全部都得有大理寺处置!”
有官员不屑一顾的说道。
大理寺卿脸色有些难看。
他们所负责的几乎全部都是大案要案。
谁能够想到如今死了个泔水工居然也要查?
唐虎听闻猛地抬起头。
“这么说,你知道这黄尘当中每天有多少死人了?这些人怎么死的,莫非大人也知道?”
“难不成这些人和大人有关系?”
对方一听这话,脸色骤变。
赶紧闭嘴,以免惹祸上身。
妈的不愧是朝堂当中的疯狗。
抓住一点点的细节就开始狂咬。
唐虎看向李长龙。
继续说道。
“属下追根溯源,我发现周大鹏曾经意外看到了漕运衙门克扣粮食中饱私囊的勾当。”
“而这件事情也意外被人得知,所以他被人灭口!”
李盛海越听越觉得不对劲。
这怎么扯得越来越远了。
当即站出来指责道。
“唐虎,父皇将这么重要的案件交给你!可是你却查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
“即便著名死者看到漕运码头的勾当,那又怎么样?跟三哥和袁将军之间的事情有关系吗!”
“当然有!”
唐虎斩钉截铁的说道。
“如果三皇子和袁将军有所勾结,想必他们竟然会在漕运衙门换人之前动手,然而到如今为止前任漕运衙门的人下落不明。”
“新任漕运衙门的管事声称三皇子和袁将军的确在此之前打过照面,但是袁将军并没有动过粮食。”
“同时这批赈灾粮食最后的去向是被江南的商人送到了灾区!”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脸色骤变。
妈的!?
什么情况?
不是说袁江云将粮食送到了北方边关吗!
怎么现在去了江南?
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那么袁江云和三皇子之间的勾结就不成立了。
既没有调包粮食。
而且也没有私吞粮食。
这些赈灾粮食最后的去处也在江南。
如果一定要论罪的话。
不过是袁江云将这些粮食交给了江南的商人,并且赚了一笔钱。
但这件事情和结党营私忤逆犯上,那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
最多算得上是顺便捞点油水。
“你胡说八道!明明袁江云将大量的粮食送往了北方边关!”
刑部的官员有些着急的说道。
这不明摆着的事情,怎么还能够被大理寺少卿唐虎说出来一朵花?
可不能够让三皇子脱罪啊。
否则下次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有机会。
“陛下,这是微臣要向您禀报的第2件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