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宝贝书屋 > 国宴大厨在八零棠溪卫景曜 > 第945章 新的进展
 
“瞧瞧你才多大?”李大婶儿还巴不得棠溪不理会,等会儿人走了,她就去跟街坊唠嗑,看她不把棠溪的名声给搞臭了!

看看他们棠家还怎么嘚瑟!

“这么早就做那档子事,就不怕有了啊。”

“也不怕人家不要你。”李大婶儿越说越过分。

卫景曜要听不下去,想要反驳两句,棠溪给拦住了,“不用管她,李家人都说她脑子糊涂,说的话不做算的。”

卫景曜抿紧了唇瓣,“但我们就要任由她这么说?”

“说就说,伤不到我们。”棠溪侧眸扫了一眼,心底始终是平静的,“有的人就是要看我们着急,就是要让我们急着去解释。”

“可我们要是不理会了,就是她一个人自言自语。”

“回头巷子里面的街坊邻居也会觉得有问题的是她,而不是我。”棠溪家的棠记在十里巷是出了名,而且棠为民和毛若兰两人的口碑很好,自然是不会有什么人说三道四的。

至于李大婶子,前头出了那么点事儿,虽然没有找到她跟别人好的证据,但是街坊邻居心底都清楚得很,跟李大婶子也不说什么,见到她基本都是远远就掉头走,不想多说一句话,就怕晦气。

卫景曜缓缓地吐出浊气,“她说你,我听不下去。”

“等一下。”棠溪拉住他的尾指,“司机来了,我们上车吧。”

回来的时候是有司机的,但是卫景曜说要和棠溪一块儿走回来,司机就跟在后面,到了十里巷也找了一个地方停着,哪儿也没去。

卫景曜也拉着上车了,李大婶子还想跟上去。

可棠溪回头冷眼看过去,李大婶子倏地一下心头猛跳,又想起了棠溪之前在巷子里面说的话。

“有证有据的话说出来才让人相信,无证无据,单凭想象说出来的话就是造谣。”

“如果对我造成了伤害,完全是可以走法律程序的。”

八十年代,还没有人因为两三句话就把人告上法庭的,所以李大婶子是完全不相信,只当棠溪是唬人的。

可没有想到,棠溪说一就是一,绝对不会是二。

没两天李大婶子就收到了一个信封,上面写什么,李大婶子不认字,跑去找识字的人一看,才知道那是某某律师所发过来的。

李大婶子才害怕了,在家缩了一个月,见真的没什么事儿。李大婶子今天出来碰巧又看到了,正想着找到了证据,可现在李大婶子想到,只有她一个人看到而已,棠溪不承认,那不就是没用了吗?

这一会儿,李大婶子对上了棠溪的黑眸,浑身一个战栗,不敢跟上去了。

棠溪上车,关了车门。

“开车。”卫景曜的脸色并不好看,棠溪注意到了。

“在生气?”棠溪问道。

卫景曜的薄唇紧绷起来,不想回答。

“嗯,怎么说呢?狗来咬你,你总不能咬回去的,是不是?”棠溪握上了卫景曜的手,“而且,李婶子那个人就是你越是理会她越是得意,我们不理不睬,她自觉没意思自然就没有下文了。”

卫景曜还是沉默,良久后再棠溪打算继续哄他的时候,卫景曜吐气,“是我考虑不周到。”

卫景曜也说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了,旁人怎么说自己,卫景曜都觉得无所谓的,可听到其他人说棠溪一句不好,卫景曜完全不能忍。

李婶子,卫景曜是知道这一家的,他的目光微微一紧,算是记下来了。

“没事,无关紧要的人不值得浪费精神和心思。”棠溪也缓过一口气了,卫景曜能想明白也是一件好事。

“嗯。”卫景曜低眸去看棠溪握住自己的手,唇角没忍住翘起来,先前的阴霾一下子都扫空了,“今晚去天下美食吧。”

卫景曜不想在家,棠溪肯定会忍不住去厨房的,去天下美食,在包厢里面,棠溪想去厨房,但也要看一看天下美食有没有空出来的灶台。

“可以啊。”棠溪没有想那么多,“你做主就好。”

司机大叔在前面都听得一清二楚,此时微微回过头问道,“那现在是要去天下美食吗?”

“先回家。”卫景曜还记得棠溪说要看牛瘪汤的资料。

“好。”

——

卫家,齐天乐和童雅静两人都在卫家等着卫景曜回来,原本想着四五点就该回来了,可现在已经是五点半了依旧是不见人影。

童雅静过来是帮忙修补书本的,但是翻了两页根本就没有兴趣,转身找了一本武侠小说来看。

就剩下齐天乐一个人在书房里面修补课本。

这一会儿,童雅静打了一个哈欠,视线里多了一层水雾,看什么都是模糊的,“表哥,我们别等了吧。”

“再等下去,卫景曜他也不会回来的。”

“说不定他跟棠溪两人打算在外面吃了饭再回来呢?”书房里面是有时钟的,童雅静看了一眼时间,又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眼泪又渗出来了,“我们总不能不吃不喝就在这里等着吧。”

“我累了啊。”

齐天乐瞥了一眼过去,“你就坐在这里看书,有什么累的?”

“还有,你先把碟子里面的绿豆糕吃完了,你再说饿。”

童雅静尴尬地摸了摸鼻尖,还想说什么反驳一下,好稳住自己的人设,可老管家进来说卫景曜回来了。

齐天乐立刻就放下书本起身出去,童雅静也跟上。

老管家看了感到莫名其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也老老实实地关上了书房的大门。

卫景曜不喜欢其他人进去,但齐天乐和棠溪两人是例外,尤其是齐天乐,他在卫家没有什么地方是不能去的。

老管家也都清楚,便自做主让人进来了。

锁上门后,老管家也转身出去。

此时前门,齐天乐和童雅静两人一前一后到偏厅,童雅静远远地看过去,见棠溪也在,双眼顿时一亮,“今晚是不是棠溪做饭啊?”

那一个下午的等待绝对不亏啊。

齐天乐也看到了,白了一眼童雅静,“有景曜在,你在想什么?”

“……”童雅静切了一声,“就不能是棠溪不忍心吗?”

齐天乐都不想说她什么了,转眼间卫景曜过来了,开门见山道,“景曜,京市那边来电话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