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宝贝书屋 > 陈鹏陈妍 > 第1116章海州剑神
 
就在那声音刚一出口,一把巨剑陡然从天而降,重重的插在段昌盛等人面前的地面上。

只见那巨剑大约有一人之高,通体漆黑,看起来苍劲古拙。

随着那巨剑落下,整个地面都为之一颤,加上那磅礴的力量,震的众人纷纷为之变色。

“这……这是什么情况?”祝长兴眉头紧锁,赶忙转头望向段昌盛。

虽然他不清楚这巨剑的来历,但在那巨剑之上,他能清晰的感觉到一股极为恐怖的力量。

段昌盛没有回答,而是深深的注视着远处,神情闪烁着浓浓的忌惮之色。

直到片刻之后,他才大声喝道:“不知道是哪位前辈,又所谓何事?”

“呵呵,真是时代变了,连老夫的这把剑,居然都没有人认识。”就听见密林深处一阵冷笑,然后就见一名身着月白色道袍,两鬓斑白,看起来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老者,踏步走了出来。

只见他步履轻快,而且速度惊人,几百米的距离,竟然顷刻便已经走完。

看清来人,段昌盛双眼微眯,沉吟片刻,才惊呼道:“您……您是岳阳子前辈?”

“岳阳子,又是什么人?”看着段昌盛那一脸激动的表情,靠在一旁休息的阎骁,忍不住轻喃了一声。

“岳阳子,海州桔阳人士,乃是术法界的泰山北斗,据说数十年前,便已经步入宗师境界,实力极为强悍。”祝长兴小声介绍道。

他一边说着,一边又将那把矗立在身前的巨剑扫视了一眼,继续道:“对了,他还有一个称号,海州剑神,相信你听一定说过。”

“海州剑神,就……就是他?”听到祝长兴的话,阎骁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别的他不清楚,但海州剑神这个名头,实在是太响亮了,尤其是在地下世界,那更是名动四方的存在。

数十年前,海州各方势力林立,常年争斗不休。

就在这时,一名身着道袍,手持长剑的道士出现,一夜之间击杀十数名先天强者,重伤两名宗师级强者,令海州十三个市,二十七个势力,尽数臣服。

而就在那一夜之后,海州地下世界便只有一个声音,那便是那名手持长剑的道士。

由于手持长剑,从那以后,那名道士便被称为海州剑神。

另外,他记得他们暗营为数不多没能拿下的几个省里,便就有海州的存在。

连暗营,连林大小姐都无法令其臣服,他几乎能想象到这位海州剑神的强悍程度。

想到这,他望向岳阳子的眼神,不由多了几分敬畏。

“呵呵,没想到老夫闭关十多年,还有人记得我的名字。”看着祝长兴等人表情变化,岳阳子颇有些得意,他轻捋胡须,扫视着众人,表情极为傲然。

见状,众人丝毫不敢怠慢,只得恭敬的站在一旁。

稍一沉吟,段昌盛才赶忙上前,恭敬道:“岳阳子前辈,敢问您此番前来,所谓何事?”

“我是受老友所托前来,他说他的东西被人偷了,让我过来帮忙看看。”岳阳子淡淡道。

“老友,不知道前辈的老友,又是何人?”段昌盛脸色微变,心不由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岳阳子哼了一声,沉声道:“他叫灵虚子,相信你不陌生吧。”

“灵……灵虚子,您说的老友,原来是灵虚子前辈……”段昌盛脸色骤然一变,身体下意识后退了两步。

他刚才便感觉对方此番前来,颇有几分兴师问罪的架势,现在看来,果然如他所料。

“段昌盛,灵虚子让你看守这洞穴,你却擅自带外人进入,该当何罪?”就在段昌盛正沉吟之际,岳阳子忽然怒喝一声。

他身为宗师级强者,本就气势逼人,此番陡然发怒,更是犹如山崩地裂,惊的段昌盛脸色一阵惨白。

稍稍稳定心神,段昌盛才赶忙上前,恭敬道:“岳阳子前辈,晚辈实在是冤枉,不是我……是……”

“你有什么话,还是亲自去香江,跟灵虚子解释吧,我现在倒是要看看,是什么人,竟敢胆敢偷他的东西。”岳阳子轻哼一声,当即起身便要朝着那洞穴走去。

看到这景象,站在一旁正发愣的祝长兴赶忙上前,急声道:“岳阳子前辈,苏宗师刚才叮嘱过我等,在他没出来之前,不允许任何人进入,要不然……您还是等他出来再说。”

“什么苏宗师?”岳阳子眉头一皱,冷哼道:“告诉你,苏宗师的话,在我这连放屁都不如。”

“岳阳子前辈,您……”

“怎么,我跟灵虚子是多年的老友,进他的地盘,难道还需要旁人允许不成?”岳阳子眉头一皱,狠狠的将祝长兴瞪了一眼,

见状,祝长兴脸色顿时一白,身体下意识后退了两步。

对方毕竟是成名已久的宗师级强者,凭他的实力,对方即便只是挥挥手,他都难以抵挡,自然是不敢乱来。

见此情形,岳阳子轻笑一声,很是不屑道:“当狗也不知道选一个差不多的主人,真是丢人现眼。”

说完,他又将祝长兴等人很是鄙夷的扫视了一眼,然后大摇大摆的,便朝着那洞穴走去。

“岳阳子前辈,你不能进去。”就在岳阳子刚踏出两步,始终没吭声的阎骁忽然上前。

看着站在面前犹如铁塔般的阎骁,岳阳子不由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竟然真有人敢拦他。

他先是将阎骁上下打量了一番,皱眉道:“就凭你,也敢拦我?”

“苏宗师说了,在他出来之前,任何人都不得进入。”阎骁眉头紧锁,沉声喝道。

“我若偏要进,你能奈我何?”岳阳子撇撇嘴,脸上不屑之色更浓。

在他看来,对方区区一个先天境界的小辈,他只需要挥挥手,便可轻易解决。

“你想进也可以,除非踩着我的尸体过去。”阎骁仍旧目光冰冷,丝毫没有退意。

“你说……要我踩着你的尸体过去?”听到阎骁的话,岳阳子非但没生气,反而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片刻之后,他才转头望向阎骁,玩味道:“行啊,既然你找死,那老夫今日便先送你上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