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宝贝书屋 > 陈鹏陈妍 > 第1114章不难理解?
 
“这个……我……我不记得了,有人这样说吗?”看着苏铁那淡漠的表情,段昌盛只觉得心脏狂跳。

他也不知道为何,他堂堂先天巅峰,经历过无数次生死的强者,此刻面对这么一名年轻小辈,竟然会感到异常的恐惧。

甚至他都有种儿时犯错后,面对严厉的父亲时,那种不知所措的感觉。

苏铁面色不变,只是玩味一笑,冷冷道:“段老先生,有件事我忘记提醒你了,我给你服用的七月散,并非是寻常毒药,只要我一死,毒素便会瞬间在你体内扩散,只需片刻之间,你便会随我一同去死。”

“你……这……”段昌盛脸色顿时一沉,他深深的注视着苏铁,只觉得如鲠在喉。

虽说他早就料到,苏铁给他服用的毒药,不会那般简单,但仍旧没想到还有这种效果。

如此一来,相当于自己的性命,已然被对方完全绑定。

想到这,他心一阵愤怒,但很快他又莫名的有些后怕,他忽然想到刚才,如果苏铁真被那巨型蜈蚣所杀,岂不是他现在已经没命了。

“苏宗师,那玄机蜈蚣为何……”就在段昌盛正沉吟之际,站在一旁一脸疑惑的祝长兴,忍不住小声询问道。

只是他话说到一半,又怕苏铁不愿多说,于是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苏铁倒是没太在意,只是挥了挥手,淡淡道:“此事回头我再跟你们解释,现在我需要进那洞穴之探查一番,你们便守在这里,在我没有出来之前,任何人都不得进入。”

“苏宗师,您放心,只要有老朽在,谁想要进入这洞穴之内,必须踩在我的尸体上。”段昌盛赶忙上前,拍着胸脯一脸忠心道。

他很清楚,他的性命现在已经被苏铁完全掌握,即便心多么不愿意,表面工作是一定要做好。

苏铁只是笑了笑,然后又跟阎骁等人交待了几句,便起身朝着那洞穴内走去。

“小阎,我们这位苏宗师,他到底是什么来路,为何以前从未听说过他的名字?”看着苏铁的身影渐渐消失,段昌盛才忙望向阎骁,好奇问道。

听到他这话,正低头沉思的祝长兴,也赶忙望了过来,显然心也有着同样的疑惑。

对于苏铁为何年纪轻轻,便能拥有此等惊天实力,他其实勉强已经能接受,他不理解的是,苏铁肉身凡胎,为何能降服那玄机蜈蚣。

如若寻常妖兽,那倒也就罢了,那可是灵兽,而且盘踞在此几千年之久,岂能轻易臣服于人。

最关键的是,苏铁从头到尾,都没有动用武力,只是站在了那洞穴前。

“段老先生,你就别多问了,苏宗师的身份,又岂是你我所能窥探的?”看着二人那充满疑问的目光,阎骁只是冷笑一声,接着下意识又将段昌盛扫视了一眼。

心暗暗想着,你问我,我问谁去?

顿了顿,他才继续道:“不过话又说回来,苏宗师作为林大小姐的师弟,能有这等造诣,也不难理解吧?”

“不难,不难理解。”段昌盛干咳一声,心却颇有些不以为然。

那位林大小姐固然很强,而且对他来说,也是同样的恐怖,如若没见到苏铁之前,对方在他心的忌惮程度,那必定是放在首位。

可经过与苏铁的这一番相处,他算是发现,比起那位林大小姐,苏铁显然才是那个大魔王。

对方外表始终一副儒雅随和,甚至看起来很好欺负的样子,但办起事来,绝对是心狠手辣,加上那深不可测的城府,以及不怒自威的姿态,着实令他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换句话说,林大小姐就像是一把当头劈下的青龙偃月刀,让人心生畏惧,而苏铁则像是一支难以防范的冷箭,在与对方相处时,时时刻刻都要保持警惕状态。

最令他感到畏惧的是,直到现在他都不清楚,在那个年轻人身上,到底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

想到这,他下意识又朝着那洞穴方向扫视了一眼,顿时只觉得后心又是一阵发凉。

就在段昌盛等人正闲谈之际,苏铁已然走进洞穴深处。

说是洞穴,其实也就洞口处稍显狭窄,而内部则是一间石室,颇有些像当时在黑山城见过的那间修炼所用的洞府。

而此刻那只巨型蜈蚣,正盘踞在石室上方的石柱上。

看到苏铁出现,那蜈蚣仿佛见到了主人一般,迅速飞到苏铁面前,很是乖巧的开始行礼起来。

“很好。”苏铁微微一笑,接着随手一抛,将一枚红色药丸抛向空。

那巨型蜈蚣先是一顿,接着迅速将那药丸吞入口,然后便开始绕着苏铁盘旋起来,看起来异常的兴奋。

“没见过世面的东西,区区一枚低阶丹药,便让你兴奋成这样,若是给你一枚上品灵丹,又或者仙丹,你岂不是连脸都不要了?”就在这时,放置在苏铁口袋内的紫皮葫芦内,忽然响起一阵不屑的声音。

那巨型蜈蚣仿佛能听懂似的,猛的一跃而起,然后便朝着声音来源处,开始张牙舞爪起来。

“你这畜生,岂敢造次,小心本尊一剑斩掉你的狗头。”紫皮葫芦内的声音非但没有收敛,反而愈发冷峻起来。

闻言,巨型蜈蚣似乎被吓住了,赶忙望向苏铁,颇有求安慰的架势。

见此情形,苏铁顿时一脸黑线,赶忙将紫皮葫芦取出,苦笑道:“沅芷前辈,您堂堂世外高人,何必跟它一个畜生一般见识?”

“罢了,看在你的面子,今日我便不跟他计较,否则我非打他屁股不可。”就见那紫皮葫芦表面金光一闪,紧接着一把骨质小剑飞了出来。

看到这景象,本就有些惊慌的巨型蜈蚣,直接躲在了苏铁背后。

苏铁苦笑一声,他摸了摸那巨型蜈蚣的身体,一边笑着安慰道:“别害怕,沅芷前辈是自己人,你只要乖乖的听话,他便不会跟你一般见识。”

“不错,你要是乖乖听话,我是绝对不会拿你做药酒的。”沅芷轻笑一声。

见那巨型蜈蚣彻底臣服,他这才继续道:“小子,我帮你干掉了那个老家伙,你准备如何感谢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