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宝贝书屋 > COS太宰治的我穿进了柯南剧组 > 第五百七十四章波本:好想睡觉啊
 
  津岛修治感受着那边的沉默,陷入了麻木。
  又开始了。
  “您又在感慨自己是完美父亲了吗?”津岛修治面无表情的问。
  “啊,没错。”男人毫不犹豫道。
  “修治你不这么觉得吗?”他甚至笑着反问津岛修治。
  津岛修治:……
  “……真完美呢。”津岛修治面无表情的说道。
  “这是个令人愉快的答案,看来今夜会有个好梦了。”男人说道。
  “晚安,修治。”然后关闭了投影。
  津岛修治:……
  跑的这么快是怕我吐槽吗?
  他默默的躺到了床上,拿被子盖住了头,试图闷死自己。
  然后陷入了沉睡。
  或者说……
  记忆。
  他是睡不着的。
  或者说, 他所谓的睡着,其实是在回忆各种各样属于不同的太宰治的记忆。
  光是作为首领跳楼他都已经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了。
  无论梦中的他如何改变故事,结局总是那样的。
  港黑五大楼,一跃解千愁。
  光是亲手杀死无数个平行世界的自己,他都已经杀麻木了。
  当然,后来他屏蔽了所有记忆后, 就更睡不着了。
  他根本感受不到困意。
  于是每晚的只能数着心跳玩。
  今夜却再度陷入了回忆。
  关于小时候被那位带在身边的经历。
  蛇窟,熊洞, 鳄鱼河,原始森林……
  每离开一个地方之前,那位还会摸着津岛修治的头,语气认真的问:“你有学到什么吗?”
  幼时的津岛修治面无表情,一言不发。
  学会了能杀死人的烤蛇技术,把熊当床睡的技能,给鳄鱼拔牙的能力,将森蚺绑起来挂树上荡秋千玩,把想吃掉他的食人族串起来当烧烤,陷害挑起军阀之间的战争,以及……
  尝试过所有市面上流通的以及没有流通的毒品。
  回忆起来,学到的东西还真挺多。
  梦里的津岛修治默默给了自己一枪。
  于是现实里的津岛修治醒了过来。
  ……
  用假身份住进了豪华酒店的波本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最后决定去阳台吹吹风。
  然后他看见了另一边阳台上的身影。
  “你也睡不着?”黑发蓝眼的男人站在阳台的角落,没有开灯, 只有手中的烟发着忽明忽暗的火光。
  他语气自然的问道。
  “是啊,真巧。”金发的男人同样点了一根烟, 语气平静。
  他们两个平时都不抽烟的。
  只是最近,每到晚上失眠的时候,都忍不住点烟。
  也许不会抽, 但也会点上,只是静静地看着烟燃烧完。
  “不知道……有没有睡觉。”苏格兰模糊了话语中的称呼。
  “……没有。”波本沉默了片刻,扯着嘴角道。
  何止是没有睡觉,对方恐怕玩的正开心呢。
  哪怕在黑暗中都感受到了来自好友的疑惑眼神。
  “他的游戏账号在线。”波本干巴巴的解释道。
  苏格兰:……你还去看了游戏?
  “小孩子不睡觉可不行。”苏格兰语气满是不赞同。
  “你看他什么时候听过话?”波本语气嘲讽。
  那小鬼通宵打游戏,恐怕是奔着猝死去的。
  苏格兰沉默了,波本也不再说话。
  “你还记得,我小时候刚遇见你的时候吗?”苏格兰问道。
  “当然。”波本语气低沉。
  “你是第一个说我打架的时候很帅气的人。”他笑着抖了抖烟。
  小时候的波本每天的日常就是和孤儿院的孩子,以及周围的孩子打架。
  不反击就会被一直欺负,于是他只能一次次的握起拳头。
  那些家长会说他是没教养的孤儿,让那些孩子不要离他这种不干不净的小孩这么近。
  只有苏格兰在看见他的第一眼,掏出了一块白板,写了一行字。
  “你打架的样子好酷。”
  丝毫不在意对方一看就是混血儿的金的头发和偏黑肤色。
  然后他们成了朋友。
  “其实我当时想的是,如果我也能拿出你打架那样的勇气,说不定结局会不一样……”苏格兰用手接住落下的烟灰。
  如果当初亲眼看到父母被杀害的人……
  是零的话,对方会怎么做呢?
  一定比无能为力的自己更强吧。
  “你还记得我是怎么恢复的吗?”苏格兰低声道。
  “当然记得。”波本趴在阳台的栏杆上,手自然点垂在边缘。
  当时的诸伏景光,正处于失声的状态,并且忘记了一些事情。
  成为朋友后, 波本将对方带到了夏布利的诊所, 问夏布利能不能让对方恢复说话的能力。
  夏布利看出了对方是由于大受打击而造成的失语。
  诸伏景光也知道自己遭受了重大的打击,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具体的画面。
  他只知道,他失去了父母。
  “弱小就是这样的,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切灾难发生,自己却什么都做不到。”邋遢又颓废的男人语气满是冷淡。
  “不仅什么都做不到,甚至因为心灵太过弱小,连记得的资格都没有。”
  “你知道你为什么会失去那段记忆吗?”他问诸伏景光。
  “因为你的本能在逃避那段记忆,因为如果你记得的话,也许会崩溃。”却并没有想要听对方回答的意思,自顾自说道。
  “有什么办法能让他想起来吗?”波本看着大受打击的朋友,忍不住问道。
  这是他交到的唯一一个朋友。
  “办法倒是多的很,只是,他能付出什么代价?”有着黑色中长发的男人笑容轻佻。
  “我可不是不收诊费的好心医生。”他如此说道。
  小小年纪身无分文的波本和身上只有五百日元的诸伏景光愣住了。
  “可以先欠着吗?等我长大我会替他还你的……”金发的男孩纠结着问。
  “不行哦,像你这样的种子发出的苗,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枯萎,所以我拒绝。”夏布利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不过,如果是你本人遇到这种问题的话,我倒是可以免费帮你解决。”黑色中长发的男人又笑的不着边际道。
  “他不行吗?他不能和我一样吗?”金发的男孩语气失落。
  “不行啊,他毕竟和我们没有丝毫关系嘛。”夏布利耸了耸肩。
  “只要有关系就行了,对吧,那……”金发的男孩纠结又焦急的看着黑发的男孩。
  “你要加入我们吗?成为我的同伴……”语气急切。
  “我们这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加入的啊……”夏布利看着他们,仿佛在看一出闹剧。
  “你一无所有,所以有杀人的勇气,这小鬼的话……”他指了指金发的男孩,又看了看一旁黑发的男人,摇了摇头。
  “而且我说过的吧,回忆起来的话,他说不定会崩溃。”夏布利吊儿郎当的说道。
  “可是……我想知道真相。”黑发的男孩举起写着字的白板。
  “杀人的勇气,我也可以有的。“他这么写道。
  “虽然知道你是因为小孩子不懂事的原因瞎说的,不过……”夏布利站起身。
  “算了,就当做个实验吧。”可有可无的说道。
  “之后表现让我不满意的话,我会清理掉你的记忆,没问题吧。”他仿佛征求意见一般的问道。
  “下来吧。”也不指望他们的回答,自顾自的打开了一间暗门。
  诸伏景光踏入了那扇门,门后是黑暗的通道。
  以及向下的台阶。
  台阶的尽头,是只有一盏散发着微光的小灯的手术室。
  就在那个简陋的手术室中,他记起了失去的那段记忆。
  父母被杀的记忆,蔓延到他脚边的红色液体。
  眼前是一望无际的红,鼻间是浓郁到令人窒息的血腥味。
  失语的男孩喉咙间发出尖叫和哭泣的声音,瞪大的蓝色眼睛中源源不断的溢出泪水。
  恍若明媚天空的眼睛中出现的,是挣扎的痛苦与铺天盖地的仇恨。
  他浑身颤抖的跪坐在地上,眼泪打湿了一块空地。
  “杀了……他们……”他的嘴巴一开一合,从一开始的嘶哑声音,再到一个一个独立的音节。
  “我要……”
  “……爸爸……妈妈……”
  “……我要……报仇……”
  “杀了他们。”再到满是仇恨的完整话语。
  一旁的波本眼睁睁看着自己本来还很温柔的小伙伴,表情扭曲满脸仇恨的说出这样的宣言,第一反应是笑了起来。
  这样的小伙伴,才和他是同类嘛。
  太干净的话,以后恐怕就玩不到一块了。
  自己可是好不容易才有朋友的。
  果然把人带到夏布利这里是正确的。
  “那就想办法杀了他们。”金发的男孩蹲在诸伏景光身边,语气认真的说道。
  “让他们以一种比你父母的结局更加凄惨的方式死去……”
  “这样就算为你父母报仇了,对吧?”金发的男孩一副想到了好主意的模样。
  一旁的夏布利脸上带着不真切的笑意。
  “不愧是我教出来的学生。”
  “你想要成为我的学生吗?”
  “能让你获得复仇实力的那种。”夏布利对着依旧处于惊慌失措状态,不断落泪的诸伏景光道。
  彼时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的诸伏景光精神还处于茫然状态,却在听到复仇的字眼时点了点头。
  “那么,表现给我看吧,你的决心。”夏布利蹲下身,往他手里塞了一把手术刀。
  然后站起身从一旁的柜子里,拖出来一名被五花大绑起来的身影。
  “他就是杀害了你父母的仇人……”他又蹲下身,在诸伏景光耳边轻声道。
  “去吧,为你父母报仇。”
  “他们流了多少血啊,他们死时挣扎的呼救,以及最后冰冷的尸体……”
  黑发的男孩眼中满是仇恨与怒火,蓝色的眼睛明亮极了。
  他握紧了手中的刀,朝着被绑起来的身影走去。
  一下,两下,三下。
  杂乱无章的捅刀手法造成的是对方依旧没有死亡。
  “要捅这里才对。”夏布利带着他的手,狠狠的将刀插进了男子的胸口。
  温热的血溅在了诸伏景光脸上。
  他的眼神尚且带着恍惚的茫然。
  “现在有什么感觉?”夏布利松开手,站起身说道。
  “我……杀人……了……?”诸伏景光握着刀的手松了松,不知想到了什么,又握紧了。
  “只是个人渣垃圾而已,不算是人。”夏布利将尸体丢入一旁的巨型垃圾桶,冷漠道。
  “他如果还活着的话,就会有很多小孩会遭受和你一样的经历。”
  “而法律,也许永远也管不到他。”
  “你觉得,他该死吗?”夏布利一边洗手一边问。
  “……该死。”男孩握紧了手中的刀。
  “当我遇到那些人的时候,我会让他们,比他更痛苦的死去。”男孩蓝色的眼睛坚定而明亮,不带一丝阴暗。
  警方找不到那些杀害了他父母的人。
  那些人还在逍遥法外,甚至可能过的多姿多彩十分享受。
  而他……
  却永远失去了父母。
  那种人……
  凭什么能活着呢?
  既然法律无法解决的话,那我就自己解决吧。
  当亲手杀死当年的那些人时,诸伏景光的内心产生了一种疑问。
  那些人都不遵守法律,法律也管不到他们,那……
  比他们更加强大的自己,又为什么要遵守呢?
  自己如果不主动自首的话,那些警方根本发现不了吧。
  为什么要对那些废物自首呢?
  肆无忌惮的感觉,不是很棒吗?
  多亏了他们的肆无忌惮,才能让我也同样变得肆无忌惮啊。
  否则的话……
  我也许还会想着成为警察,让他们被法律制裁。
  制裁……
  呵。
  送他们进监狱享受生活吗?
  这种垃圾,多活一秒钟都是污染环境。
  杀死他们根本不算杀人。
  垃圾怎么会是人呢?
  “其实之后那段时间,我还做过噩梦。”苏格兰带着笑意道。
  第一次杀人,做梦都是自己杀人时的触感。
  以及被杀的人的咒骂与诅咒。
  和父母被杀时的记忆来回切换,不断浮现。
  “不过只做了一段时间,之后就没梦到过了。”苏格兰语气感慨。
  他在梦中,再一次杀死了对方。
  于是就不再做梦了。
  同样的,他也变得极难入睡。
  “挺好的,对吧。”波本声音低沉。
  “啊,挺好的。”苏格兰毫不犹豫的回应。
  二人手中的烟燃烧到了尽头。
  “今晚也不用睡了,直接准备洗漱出门吧。”苏格兰无奈的说道。
  “嗯。”波本的声音满是压抑。
  也就两天没有睡觉而已。
  问题不大,还能撑住。
  ……
  津岛修治睁眼时,天还没亮,于是他开始打游戏。
  并且与游戏中的路人组队,然后带着队友杀穿了敌方,紧接着一把结束后,毫不犹豫的邀请了被他杀穿的敌方,继续游戏。
  就这样和差不多玩了四五把游戏,天终于亮了。
  田中管家在清晨的第一束阳光洒进房间时,就准时的推着小推车出现了。
  就连泽田弘树也跟在对方身后进了房间。
  津岛修治做出了一副刚睡醒的模样面对他们。
  随后田中管家在他身边说了一句话。
  “关于制作动画的人选,我已经找好了,您看什么时候有空见见他们?”田中管家一边将推车上的早餐摆到他面前,一边道。
  津岛修治缓慢的眨了眨眼。
  动画……
  哦……
  之前好像是提过来着。
  哎……
  所以真的要做一部动画吗?
  “诺亚你要做动画吗?是关于什么类型的呢?”泽田弘树眼睛亮了亮。
  津岛修治沉默了片刻。
  “大概……是融合了动物,推理,于一体的,益智类科普动画吧。”他缓缓说道。
  泽田弘树眼神茫然:?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难道是主角是动物的推理动画吗?”泽田弘树思考了片刻问道。
  “的确是动物形象。”津岛修治语气沉重。
  算了,那就拍吧。
  反正大家都是动物形象。
  小学生是柯基,工藤新一一家是柴犬好了,毛利兰一家是拉布拉多,铃木家是麋鹿,警察的话……
  嗯,就用小羊的形象好了。
  “一定很有趣吧!大家一定会喜欢看的!”泽田弘树无底线的支持道。
  津岛修治沉思片刻。
  想了想众人看到出现在动画片中的彼此的形象。
  “大家一定会喜欢的。”他认真的点头道。
  柯基同学……啊,是柯南小朋友一定会很开心的。
  “就安排在今天吧。”津岛修治对田中管家说道。
  “好的,那么我通知他们下午来见您。”田中管家郑重的点了点头。
  “弘树你想要一个形象吗?”津岛修治问泽田弘树。
  反正都已经有那么多人了,也不差一个泽田弘树了。
  “形象?是……动画里的形象吗?”泽田弘树语气犹豫的问。
  “是的。”津岛修治肯定的回答。
  “其实这部动画里,角色们……都是有原型的。”津岛修治语气平静的解释起来。
  “难道……”泽田弘树眼睛亮了起来。
  “我也在里面。”津岛修治面无表情的说道。
  “那我也想要!”泽田弘树立刻道。
  现实里没有和诺亚一起进行过推理,那么……
  哪怕在动画中一起进行过也是好的。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来设计下形象吧。”津岛修治起床决定道。
  “你会画画吗?”他问泽田弘树。
  泽田弘树沉默了。
  自己好像,除了电脑以外,什么都不擅长……
  “没关系,我会,我可以教你。”津岛修治微笑着道。
  凭我的绘画能力,一定可以教出一个优秀的画家的!
  “嗯!”泽田弘树用力点了点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