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宝贝书屋 > 神医皇后要翻天 > 429、我真的有那么过分吗
 
在司晨的带领下,那些原本慌乱无措的人都收敛了心神,他们要做的更好,不能丢了先皇的脸面,不能愧对先皇的栽培。他们此时什么事情都漠不关心,只有找到司徒煜才是他们所必须做的。

已经接连几日,还是没有什么线索,这几日,司晨和张昊也一直都会去郊外看看,司晨总觉得那里是所有事件的起点,里面一定有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可是来了几次都是空手而归,什么都没有发现。

可是司晨就是不愿意放弃,他还是会来。

两人走在这个地方慢慢搜寻,不放过一个角落,这里很大,两人来了几次都没有走完。

而此时的司徒煜也在面临自己的难题,他之前是不吃饭的,不管他们送来什么给他,他都是拒绝的,饿了几日之后,那女子看不下去了,就让人给他灌下参汤续命。

今日这个女子又来了,这几日她其实都会来,只是自己从未开口说过一句话。

这几日,他整个人变化很大,再也没有了当初的意气风发,胡渣也没有去管,他曾经还试图毁掉自己的容颜,他知道这很对不起他的雪儿,她是那样喜欢自己的这张脸,可是,这张脸已经给自己带来了很多麻烦,最重要的是他想要去找她,他真的希望自己能够在临死前去见她一面,那样他也就没有什么遗憾。

在他好不容易说服自己之后,他下定决定要动手。

可是他什么机会都没有,刚刚把匕首拿起来,就被那闯入的女子给夺去了。

她说:“你做什么呢你,你别想着伤害你自己,我可告诉你,就算你毁掉这张脸,我也还是不会放你走,我承认我是很爱你的脸,但是我告诉你,我爱的可不止这张脸,除非你自己愿意承受凌迟之型,那样我可能就会说服自己,不再纠缠你!”

呵呵,她以为自己是谁,他又凭什么按照她要求的那样去做?

最后的结果就是他所有的反抗都没有效果,他还是被困在这里。

太阳每日都会照常升起,可他心中却再也没有任何光明。

他想到当初君泽熙囚禁雪儿的时候,她一定和自己一样,无助以及担心。他真是后悔,当初没能早点去救她,跳湖而逃,这是在绝境里才会愿意选择的路吧,他真的对不起他的雪儿。

而她这次被别人抓走,是不是会和现在一样,半点不得自由,每日都在思念自己?他不知道,但他知道,自己是这样的。

女子端着新做好的饭菜走过来,讨好地说道:“你今日还是多少吃点吧,参汤虽然能吊着你的命,可是你瞧瞧你这才隔了几日,就憔悴成了这个样子,就算你自己不心疼你,你那个什么妻子总该是要心疼你的吧!”

女子的话让司徒煜怔愣在原处,是的,雪儿最是注重他的饭食,有时候忙的忘记吃饭,雪儿一定会来教训自己,亲眼看着自己将她送来的所有饭菜给吃完,然后才会将抢走的奏折重新还给自己。

看这个样子,那女子脸色很是不好,她知道的,他一定是想到了妻子,这一次她也终于愿意相信,他原来早就有了自己的妻子。

“你慢点吃,刚刚不是还很不情愿,怎么这么快就转变了?”

那女子其实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猜测,不过就是不愿意相信罢了,也许他就真的只是饿了而已。

司徒煜吃的其实也不快,毕竟出身皇族,该有的礼仪是一样都没有漏掉,那女子之所以会觉得他吃的快,还是因为她固有的思维。

“我不吃的时候你一直都在念叨,如今我都已经吃了,你就不能让我的耳根清净清净吗?”司徒煜自然不会考虑女子的心情,在他看来,自己要是没有被她给抓走,就什么事情都没有。

“你就一定要跟我说话这么难听吗?我对你不好吗?”女子很不明白,明明她对这个男人已经足够好了,可为何他就是不愿意多看自己一眼呢?

司徒煜喃喃自语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坏,我早已分不清,但你所做的一切,我很明白这对我来说是痛苦是折磨,我真希望能够尽快离开这里,如果你真的还有一点良知的话,就马上放了我!”因为刚刚吃了些饭,司徒煜此时也是恢复了些体力,他着急和女子谈判,如今他身上一点武功都没有办法使用,让他不得不低头。

也不知道这女子究竟是什么人,为何会有这样狠毒的药物,不管他如何强力运功,都没有什么结果,他就是没有办法使用内力。

“你为什么就那么想走?我对你这样上心,这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可你呢,你到底有没有心?”女子这一回是真的伤心了,在她的认知里,她能这样喜欢一个人,那是他的福分。

司徒煜见这女子还是如此冥顽不灵,心知已经没有继续沟通的必要,干脆闭上眼睛不再去理会她。

那女子见状很是挫败,只好离开。

一路上,女子越想越气,从来就没有哪个人敢这样对她,敢说一个不字,祖父和父亲是一定会给自己出头的。

“郡主,您就不要为了这样的男人伤心了,凭借皇上对郡主的宠爱,您想要什么样的夫婿没有?这天下的男人还不是都随你挑,何必要这样为难自己呢?”

丫鬟的劝告声,不仅没有让女子心里的难过削减半分,反而是更加难过了,这一次更是直接哭了出来。

“你说的没错,我本就是天之娇女,可为什么我想要拥有一份真挚的感情就那样困难?祖父给我找来的那些男人,有谁不是看上了我的家世背景?在那些臭男人的心里,只要他们哄好了我,这霜华国所有的一切就都是他的。”

“他们以为我什么都不懂,可其实我什么都懂,就他们那群见利忘义的小人,又怎么配得到我的真心?我是真的想找一个不贪图富贵的人,幸运的是我已经遇到了,可是他不喜欢我,他说他早已经娶了妻子,他说他在这里很不开心,他厌恶我。”

“我真的做的有那么过分吗?我不过就是封住了他的内力,他还是可以正常出门啊,以后出去我都陪着他,这样真的不好吗?”女子一脸期待地看着身边侍奉的丫鬟,让丫鬟倍感压力,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话。

“算了,问你你也不知道,这里不用你伺候了,下去吧!”

“是郡主。”丫鬟刚刚要说出口的话就这样退了回去。

女子对于这丫鬟很是不满意,整日里惶恐的很,她真的有那么吓人吗?她又不是那种经常打骂下人,瞧把她给吓成什么样子了,真是扫兴。

叶凝雪踏进这个屋子之后,就觉得里面来了人。

“是哪位大驾光临,藏在暗处有什么意思呢?还需要我去请你出来不成?”

叶凝雪虽然在这里住的时间不短,但是她可没有放松自己的警惕,今日她一进屋就嗅到了一种不同寻常的味道,很熟悉但就是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

“你果然是个聪明人,能够找出我的人可不多!”神秘人慢悠悠走出来,很是赞赏地看着叶凝雪。

原来是他,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屋子里?想到他之前说要立她为夫人地那些话,叶凝雪心里有点害怕,她不惧怕死,但是她害怕生不如死。

“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当初你给高明玉解药的时候胆子可是大的很呐!”

他仔细想过了,如果没有解药,高明玉就不会看清自己的脸。

他给的药有迷幻作用,不管其他人看到自己是什么样子的,只要服下那药,自己在她心里自然风神俊朗,是她最爱的人,这药他用了那么多年都没有失过手,在高明玉身上自然也不会失误。

“什么解药,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要休息了。”

叶凝雪真的不是一个适合说谎的人,尽管她有在保持平常,但是她出错的地方还是太多了,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差别。

“哦?你不承认?可惜你脸上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你,我告诉你,这次的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可以不跟你计较,但是你要是再有下次,我不管你有什么用处,我都会杀了你!”

这种距离死亡如此近的感觉让叶凝雪不敢大口呼吸,她知道这个神秘人这次来是在警告自己,可下次就不一定了,不过这也让她知道一件事情,她果然对他们来说是有用处的,虽然自己早就已经猜到了,但是此时亲耳听他说,心里还是有点底气的。

“对,没错是我,为什么要让高明玉这样失去自我,我看着她整日什么都不知道还沾沾自喜的样子就觉得你实在是太卑鄙了,我承认我很不喜欢高明玉,但是我也看不下去她活在你编制的谎言里,在迷幻作用下,她爱你,但是那都是假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