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宝贝书屋 > 人间守 > 第二十三章 功法
 
第二天一早,风清和就走上了一个羊肠小道,此处通往的正是藏经阁。

  藏经阁内功法众多,具自己的师父所说,看守藏经阁的是自己的五师兄,早年间练功渡劫出了差错,引得天劫入体,走到哪都有雷云跟着,所以说让他去守藏经阁最为保险。

  风清和一身轻便的黑衣,没有任何纹路,就连腰带也是黑的。远处看着就是一小黑人,夜里就更别提了。

  唯一的装饰物,可能就是腰间那块不太显眼的腰牌,按照师父说的就是,只有拿着这块腰牌才能安全的走进藏经阁,不然一准要被五师兄的天劫劈死。

  风清和想着想着,不由的擦了擦头上的冷汗,看着前面乌云密布的景象,就知道自己里门中的藏经阁不远了。

  相较于自己训练的后山,此处的山峰倒是显得平稳了些,没有那么起伏,路上也偶尔会碰到同样来选择功法的弟子。

  “那就是小师叔祖?长得比秦师叔还帅欸!”一旁不远处,一位女弟子红着脸和同伴说着悄悄话。

  那同行的女生不由得看了楚晦君一眼,正巧风清和也看向了她们,眼睛就在那么一瞬间,对上了。

  那女生迅速的撇开双眼,拉着之前的那位女弟子快速跑开了。

  风清和疑惑的挠挠头,刚才她们说谁帅来着?没听清楚啊。

  眼瞅就快走到藏经阁,终于看清了它的全貌,搭眼看去,风清和能想到的只有一个词,庄严。

  “藏经高阁临江渚,佩玉鸣鸾罢歌舞。 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不愧是藏经阁。”风清和慢慢吟出了脑中的诗句。

  就在风清和吟完诗后,那藏经阁内突然传来了一声喝彩。

  “好!好诗,小师弟快请进!”

  随后,风清和身旁升起一道半圆形的屏障将他护在中间,缓缓的托入藏经阁。

  倒是风清和一阵懵逼,现在都这样的嘛?进门都不许要走路?

  随着那护罩快速移动下,风清和终于来到了一位黑衣男子面前。

  那男子一拢黑衣,苍白的发丝直披到腰,不扎不束,虽说长得俊朗清秀,但眼眸低垂,从不向上看,仿佛一旦看了就会发生什么不妥的事情。

  “五师兄?”风清和看着男子,疑惑的开口。

  “我叫方怨,确实是你五师兄。生的倒是一副英俊面貌,底子也不错。”

  那男子罕见的抬头看了看风清和,随即又将眸子垂了下去。

  “嘿嘿嘿,五师兄夸奖了。”风清和挠了挠头,他对自己的修行天赋属实是没什么概念,主要是才修行没多久,也没个人对比。

  “不算夸奖,这是事实,别东张西望的了,这里的功法不适合你,你的在这里。”

  方怨打断了风清和想要看看周围功法的举动,随后一翻手,掌心便出现了一座精致的小塔,那小塔倒也算高,打约有七八层,通体泛着盈盈的白光。

  “师兄,这是何物?”

  风清和仔细观察着这座小塔,不得不说,这个小塔真的是精致的一批,仔细瞧瞧,还能从那开的窗户中看到里面摆着一排排的书柜。

  “这才是藏经阁,外面的功法是给内外门弟子学习的,我们的功法,都在着塔中选取。”

  方怨笑了笑,他第一次见到这个小塔时,反应和风清和一模一样,完全想不到这样小的一座小塔竟然会藏下这么多书。

  风清和眼中疑虑更多了:“玲珑宝塔?五师兄你是不是托塔天王哦?”

  方怨一愣:“这塔就叫藏经阁,不叫什么玲珑宝塔,还有托塔天王,小师弟你怕不是讨打?”

风情和挠了挠头,嘿嘿一笑:“开个玩笑,玩笑。”

  “闲话少叙,小师弟将这藏经阁放在手上,它会自己挑选功法给你。”

  方怨将小塔递给了风情和,在接过小塔以后,那小塔突然华光大放,将风情和笼罩了进去。

  方怨见此放下了心,等到光芒褪去后小师弟就会得到自己的功法了,但事情并非方怨想的如此简单,只见那白光一明一暗的闪烁着,仿佛在犹豫什么。

  只有风情和在光中才知道,他进入了那座小塔中,那小塔里边竟然是空心的,只有一层层叠起的书架,那些书架正在围着他缓缓转动,每过一段时间都会飞出一本书,又仿佛不适合自己一般收回去,最后藏经阁在两本功法之间来回转动,似乎拿不定主意。

  风情和搭眼往那两本书上一看,只见两本书一本写着《藏剑诀》一本写着《拖枪式》,两本都是自带招式的功法,一本是藏剑于心,随着心中剑意越来越浓,修为就越来越高,五师兄就是学的这个。

  另一本反倒是有正儿八经的内功心法,招式也很奇特,将长枪拖地,凝聚枪势,最后爆发出惊天的一枪。

  风情和也没什么想法,直接在小塔还在犹豫的时候,一把将《拖枪式》拿在了手中,自己现在是练枪的,那自然要挑一个对自己有帮助的,还没听说过,谁练枪练到一半改去练剑的。

  随着风情和自己做出了选择,小塔也是不在纠结了,将他放了出去。

  方怨看着风情和的身影缓缓出现在白光中,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在白光散去后,连忙抬眼看了看自己的小师弟,没缺胳膊没瘸腿,完整的。

  “小师弟,你刚才在塔中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外面的白光一闪一闪的,我还以为你发生什么意外了呢。”

  可能方怨也是怕了,一时间话少的他也罗里吧嗦的问了一堆。

  “没啥事儿,五师兄,就是那小塔在两个功法之间拿不定主意,最后我替它选了,就是这个了。”

  风情和将功法递了过去,方怨只是一看,轻笑了一声。

  “看来你和大师兄真是有缘,当年大师兄也是选的这本,只可惜....”

  话说道一半就没了结尾,卡的风情和那叫一个难受。

  “五师兄,你到是把话说明白啊,只可惜啥啊?”

  方怨摇了摇头,低垂的眼眸中透出一股子自责:“只可惜...当年大师兄为了救下走火入魔的我,被我自己的天劫给劈的烟消云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