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宝贝书屋 > 人间守 > 第二十章 三皈依
 
 初雪落的很快,转眼间扬州就一片银装素裹,百姓安居乐业,周围一片红火。

  只是那天一教霍乱之地仍然一片干旱,炎热。

  在天幕倒映之中已经是一片破碎的残体的平原,血红色的腥味弥散在死寂片刻又喧闹的废墟之上。士兵在不停的征战,余下的人已然忘却了生的眷恋,忘了襁褓中的嗷嗷待哺的孩儿,耕作在田间勤恳的妻子,和渐渐的枯萎了年华的老母亲。

  这便是战争。要维护的始终是国的安宁,却又有多少人想过那些新鬼烦冤旧鬼哭的场景。

  他们眼中什么也没有留下,已然困兽般咆哮,要与那恶敌同归于尽。也不知已有多久,烟尘四起间,残留的烽火终于在那一场倾盆大雨之后默默熄灭了。

  一时间,仿佛过成了两个世界。

  陈白衣行须二人拿着听雪阁阁主给的情报,眉头紧蹙。

  “和尚,你怎么看。”陈白衣望着行须,眼中说不出的担忧。

  “没想到,扬州城中的龙族竟然是他们。”行须眼神中也有些担忧。

  扬州城中的龙族,并不是普通的蓬莱龙族,属于王脉,血统及其精纯,生性高傲且冷漠,想要接触到他们是一件很费劲的事情。

  “其实,比起他们,我更担心你和贺兰姑娘,自从她去找你后就在房门里一步未出。”陈白衣放下纸条,看着行须的双眼,想要看清他心中的想法。

  “道长防心,此事小僧自有安排。”

  可惜行须双眸半阖,似清泉秋水般深沉,一时间难以看透。

  摇了摇头,既然行须如此说,那陈白衣自己也懒得管了。

  夜晚如期而至,陈白衣早早就歇息了,只剩下行须在一处佛堂打坐。

  这已经是他的习惯了,据他所说,打坐可以使他放松心神。

  而今天的佛堂里不只有他一个人。

  “你是要你的佛,还是我,选一个吧,不必纠结。”贺兰晴雪看着正在佛前打坐的渡尘,眼神如湖水上掀起的涟漪,可能是忧伤吧,摸了摸腰间的骨笛。

  行须半阖双眸,盘坐佛前,巍然不动,只有那拨动念珠时微微颤抖的手才能看出他如今心中煎熬:“丫头,你可知,佛门清规戒律?”

  “我每日都听你讲那清规戒律,哪会不知,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我醒得了。”贺兰晴雪闭眸,脸色决绝,跨步走出佛堂,步伐有些颤抖却未有一次回头:“你要的情报我已经给了你们,我便不多打扰了,你要记得,那年那月,那日,垂柳扬州城东。”

  贺兰晴雪,站在堂前,一边是门里,一边是门外,两扇门仿佛那隔世的天斩壑,看着触手可及,但又似乎,远在天边。

  行须阖眸,手中拨动的念珠停止:“走什么,小僧还未说完,那你可知....我从未想过三皈依?”

  说罢缓缓从蒲团起身,褪下有些陈旧的袈裟,只剩那一身月白的僧衣,看向佛堂外的人儿。

  走出佛堂,走到堂前,那天斩之壑,顷刻间如烟散去。

  轻轻将人拥入怀中,将那如玉的手放在胸前,缓缓将袈裟给人披上:“天冷了,也不知多添些衣裳,你可知,这是什么?”

贺兰晴雪抬头看向行须,那半阖的双眸间,不似清泉,不似秋水,那红尘种种仿佛映在那眼眸里,俯视众生,却在一人之下,那是她,那三千弱水是她,浮世众生是她,佛是他,法是她,那炙热的感情也是她的。

  “是心动,都说三皈依,小僧到觉得,不是很妥帖,小僧修的佛法乃是平己意,若那三皈依不顺心,我便不遵,若那清规戒律不顺心,我便不遵。皈依,一人就好,哪须三皈依?皈依你....就是小僧的法,不离不弃便是小僧的规。“

  月下,二人拥于佛堂外,进一步红尘纷扰,退一步青灯古佛,二人立于中间,到也不突兀。

  客栈房中,陈白衣挥手将面前的水景术打散,微微一笑。

  “死秃驴,净会挑好听的说。”

  屋内陈白衣与行须正饮茶论道。

  许久。

  “和尚,你昨天救的小姑娘可还好?”陈白衣眼神瞟了一下房门。

  “交给晴雪照顾了,等她们洗漱完就能看到了。”

  “我倒是有些好奇了,你这左救一个右救一个的,难不成全要带着在身边?”

  “晴雪自会给她们找好去处,有家人的送回家,没家的小姑娘就让念安送到秀坊学点手艺。”

  陈白衣点点头:“如此便好,蓬莱那边要多注意,实在不行,就去找仙堂吧…”

随手丢了一块碎银当赏钱打发了小二,那二人便闲聊了起来:“王老哥,你听说了吗?最近江湖上有四个杀神,浩气盟正对他们悬赏呢,说是召集天下侠士,共同清理祸害。”

  “祸害?我觉得他们做的没错,那田相如表面上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听说背地里实际是个采花大盗,要我说,这四个,倒是除了个大恶才对。”王二听到同伴的谈论接了话,倒是个不同的观点。

  “嗐,反正跟咱没什么关系,偌大的江湖,咱们这样的小鱼小虾还是顾好自己的好,要是掺和一脚,没准就是个炮灰,据说这次动手的是人屠金刚渡尘,杀人无数,就咱们两个到他手里,怕是要被渡了去。”张三一边说一边嚼着花生米,倒也是一副休闲模样。

  “我到听说这渡尘大师专杀大奸大恶之人,是个活佛来着。”

  “向我们这种混江湖的,身上没几条人命可能吗?真要算起善恶谁算的清?那渡尘不也是一身人命,真要说渡人,我看他第一个应该将自己先渡了再说。”

  二人谈论的正是兴起,丝毫没注意自己的声音早就变得很大,话音刚落,桌上印出第三个人的影子:“小僧的事情还是小僧自己清楚,二位施主莫须担心,小僧要是觉得到了时候,自然会圆寂了却一生,倒是这位施主有些眼熟,却想不起在哪见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