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宝贝书屋 > 人间守 > 第十三章 白衣,白衣
 
  最近广源城多了个卦摊。

  卦摊的主人是一位小道长,年纪不过及冠,眉清目秀的,据说算卦灵验的很。

  挂金也不贵,不过一板铜钱,些许广源城百姓闲暇之余就去那小卦摊算算,就当是安心。

  广源城坊市,一处不起眼的街角,一个小小的卦摊就开在那里。

  一人,一桌,一椅,一小幡。

  当真简陋无疑。

  卦摊的主人自然是陈白衣,原本秦广逸的意思是给他一处小店,让他支起这个卦摊,让陈白衣拒绝了,只要了一处街角的摆摊权。

  按陈白衣的话来说就是,随缘摆摊,哪里需要什么店面,有一处安身就是了。

  于是这么一个算卦小摊就开张了。

  陈白衣拄着拂尘,百无聊赖的坐在摊位前,今天做了一上午,还是没有一个人来,姑且先闭目养神。

  正在陈白衣昏昏欲睡之时,一声清冷的女声传来:“小道士,你这卦摊真有别人说的那么灵?”

  这几日也不知道是第几次听见这样的话了,陈白衣眼睛睁都不睁:“姑娘信了自然会算,不信自然会走,小道一切随缘。”

  女子看着慵懒的陈白衣,嘴角一挑:“小道士真会唬人,你说一切随缘,但这话里话外都是想让我算卦。”

  陈白衣依旧是一副闭目悠闲模样:“姑娘误会了,即使小道想要姑娘算上一卦,但是算与不算,还是掌握在姑娘手中。”

  那女孩子听完笑容淡了几分,这是什么小道士,一点意思都没有。

  忽然,女子一双秋水般的眼眸眯起,面露笑意,仿佛想到了什么坏点子。

  “那小道士,你是不是什么都可以算啊?”

  陈白衣往桌子上一趴:“嗯,姑娘想算什么?尽快,小道我还要休息。”

  女子咬了咬牙根,随后轻哼一声:“哼,那你不如算算我是什么身份,算准了,我就以身相许如何?”

  “姑娘说笑了,且不说小道乃是纯阳门下弟子不近女色,就说姑娘这并非人身,就莫要拿小道开玩笑了。”陈白衣依旧紧闭双眸,然而话语却温和不在。

  女子一惊,那秋水般的眼眸泛起涟漪,他看的出来?

“哦?道长此话怎讲。”

  “一身天机遮掩,姑娘说是来算卦,却什么也不让小道看,如若不是什么高人来调戏小道,只能是姑娘非人。”

  说罢,一股玄妙的气势从陈白衣的身上迸发出来,顿时懒散的气息一扫而空,道袍下,恍若真仙。

直到现在,陈白衣才看清了那女子面容:“嗯?是你?那天那姑娘?”

打量了一下陈白衣苦笑一下:“我说那天为何你不跑,原来如此,只怕那天那逆转阴阳的大阵也是姑娘部下的吧,今天莫不是来取笑小道”

  “小女子童沁,之前多有得罪,还望道长不要计较。”童沁对着陈白衣微微施礼:“我是为调查天一教而来,并未有和道长为敌的打算。”

  陈白衣闻言,浮尘一挥,一道隔音禁制笼罩与二人周围,这个小小的卦摊就消失在了城中众人眼下。

  “还请姑娘细谈。”陈白衣身体微微前倾,做出一副倾听的姿态。

  云初缓缓坐在陈白衣对面:“据我调查,天一教已聚集了包括尸人,南疆军队,五毒叛教弟子等,近一千人聚集在边境三十里外密林中,似乎打算攻占那边一边境小城,作为天一教入侵中原的一个踏板,扬州,他们也不打算放弃,吃了这么多亏,怕是这次来的更加强大。”

  陈白衣目光闪烁,果然不出自己所料,先前起卦,但是是扬州城中之人算卦都会得到一副同样的卦象。

  血光之灾!

  如此看来,此间众人之劫,就应在这边境三十里外和那不知何时到达扬州的天一教身上。

  “姑娘既然知道此事,那如何做打算?”

  陈白衣打算听听童沁的准备,毕竟她与自己说出来,应该是有打算的。

  “作何打算,城外驻扎这一只苍云军,道长可以让秦城主去谈谈,如有这一百苍云军驻扎在城外二十里,一旦天一教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立刻可以领军出发。”童沁眯了眯眼,苍云军虽已不是以前的玄甲铁军了,但仍为保护大唐做着贡献。

  “哦?跟阿修罗签订契约的苍云残部?”陈白衣挑了挑眉:“据说如今的玄甲苍云与阿修罗签订契约,以人身承载地狱业火,以一敌百,可是真事?”

  童沁点了点头:“确有此事,昔年苍云残部将领沟通这地狱阿修罗一族,获得厉鬼业火一道。”

  陈白衣闻言松了口气,这样一来,城外天一教也不算什么了。

  城内还有一千天策军,以及自己和行须这种第五境的高手,一人可抵一军,一千大军,倒也不算什么。

  “童沁姑娘,此事可告知了秦城主?”

  童沁摇了摇头:“此事,我不能过多掺和,我族并不会干预世事,至于我…因为某种原因吧。”

“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可以打开它那。”

说罢童沁消失在陈白衣眼前,只剩下一个锦囊放在桌上

  陈白衣点了点头,隔音禁制消散于空中,小小的卦摊又出现在了街角。

  此事,事了。

  于此同时,城外二十里,苍云大营。

  于天策军营不同,苍云大营通体漆黑,一股浓郁的鬼气散发而来,显得有些阴森可怖。

如同地狱景象。

  “儿郎们,天一教欲犯我大唐边境,可准备充分一战?”苍云将官声音嘶哑不似人声。

  营下数百将士整齐划一,十数个方阵一眼不发,唐横刀轻拍大盾,发出一阵阵金铁交鸣之音。

“贼人欲犯我大唐中心,众将士以为何?”

依旧是一阵金铁交鸣之声,玄色铁甲在火光中照出一丝寒光。

杀伐之音。

  响彻军营。

“苍云虽剩残部!虽与地府阿修罗签订契约,只为复仇!但仍守大唐!”苍云将官缓缓揭下头盔上的鬼面挡脸,面具后面的脸出人意料的清秀,只是双眸似火,如血一般鲜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