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宝贝书屋 > 人间守 > 第十章 喧嚣
 
扬州,又是这个地方,经过上次的大乱似乎终于恢复了些许平静。

陈白衣站在扬州最高的楼上,看着城内行人,人啊,最强大的一点,就是不管怎么经历灾难也能抚平自己的伤口,铭记于心。

“今天的风有些喧嚣。”陈白衣眼神涣散,似乎定焦在天边,“师父临走起的卦,果然没错。”



酒肆旁是座叫听雨阁的梁园勾栏,戏台上戏子咿咿呀呀,倾诉着数不清的爱恨情仇,演绎着不同的英雄传说。

这是扬州最大的梁园了,大门前那招子上写着的都是一位位千金难买的角儿,不说天下间就说扬州最好的戏子乐师,说书先生都在这听雨阁里了。

今儿这雨配上这听雨阁的门牌也算应景儿。

“哟,今儿的角儿是苏蝉姑娘,我得去看看。”即使是雨天扬州依旧是这么热闹,戏迷经过听雨阁时总是要停下脚步去看看那门前的招子,遇到自己喜欢的角儿,总要去捧个两三场。

“要我说,这听雨阁里的角儿,最好的当属风花雪月四位,今天这苏蝉姑娘到是稍微差了那么一点点,少了一点韵味儿。”同行的人看着招子摇了摇头。

“去去去,不看你就滚蛋,爷可进去了,苏蝉姑娘一个月也演不上个两三场,这可是千金难求的机会。”虽说二人意见相左,但却不约而同的走进了听雨阁中。

听雨阁算是正统的勾栏结构,虽说是半木制的,但也是全封闭,比较广阔的戏台用勾栏围起来,后面是戏房,戏台与后台的戏房用“鬼门道”相通供演员进出,戏台与戏房之间用“神巾争”隔起来,它的上面画着的却不是神像而是一副图标,隐约看着像是一只玉笛。

是听雨阁的标志,每个听雨阁的人衣服上都会纹有这样的纹路,有点江湖门派的意思。

这戏台前便是观众席了,观众席分为神楼、腰棚。神楼是正对着戏台而位置比较高的地方,放着供奉的梨园神之类的神灵牌位,也可以放观众席。

腰棚就是围着戏台的木制的观众席。观众席里是没有站席的,每个观众都有座位。座位是不编号的,先到先坐。

“道友,梨园又开戏了。”陈白衣坐在楼阁顶端,身旁是白鹤与一只猫咪。

听到陈白衣的话,那白鹤点了点头,随后纤细的长嘴在猫猫的头上啄了啄,惹得猫猫一阵呲牙咧嘴。

说起这猫咪,是陈白衣捡来的,白鹤也是最近才从纯阳宫飞来,也算是他修道途中的朋友吧,通解人意,叫声道友也不为过。

戏台上的戏子开腔,陈白衣和白鹤安静地看着,就连那只小猫也停下来吵闹。

道人神色悠然,听着戏,看着形形色色的人安居乐业,他之前做的一切似乎也有了意义。

但似乎平静也没维持多久,陈白衣看了看周围,打量着什么。

“一股妖味儿,就不能换个地方?”陈白衣皱了皱眉。

话音刚落,街道的地面逐渐龟裂开来,两只大手从裂缝中伸出来,庞大的身躯从地面下挤了出来。

赫然是个虎头人身的妖怪,而从地缝处不断的钻出了不同的兽头人身的妖怪,有些还能辨别出是什么动物化妖,有些长相狰狞甚至奇形怪状根本无法分辨。

一时间,咆哮,呐喊,女人的要命哭声,孩子叫喊,人潮拥挤…桥上堵的水泄不通,马车被人群冲的人仰马翻,马匹被绳索乱缠着,前去不得,后退不得。

宁静,在一瞬间破裂了,恍若泡影。

陈白衣浮尘一挥,看着下方的骚乱:“道友,能否载我一程?”

白鹤歪了歪脖子,点点头,抖了抖羽毛,身躯逐渐增大,直到背上足够陈白衣坐下。

“谢过了。”道人笑了笑,随后将小猫往衣服里一揣,坐到了白鹤身上,从众人头顶飞过。

我自天上来,骑鹤到人间。

陈白衣一袭白衫,端坐与仙鹤之上,悠悠然然的来到了人群上空。

众人终于看到了天上那骑鹤道人,那衣袍飘舞,恍若人间谪仙。

陈白衣撇了一眼众妖,浮尘一挥,袖袍一卷。

那袖里乾坤的神通就被他使出,一大半妖怪被收入了一个小袋子里。

众人终于反应了过来,蜂拥的朝着城外跑去。

道人悠悠落地,将妖群挡在了身前。

回头看了看,一位白衣女子怔怔的看着他,似乎陷入了回忆当中。

“那姑娘,想什么呢?醒神了,快往前跑,莫要回头。”

陈白衣转身将浮尘一挥,那白衣女子似乎被一阵微风托起,被送到了远方。

而那女子似乎才回过神,深深地看了一眼道人:“果真不认识我了,陈白衣。”

随后苦笑一下,消失在人群中。

陈白衣身前妖魔如同潮涌,飞速的冲向陈白衣,只要将眼前这道人撕了,就没有人可以阻止它们去狩猎血食了。

一时间鳞爪在阳光中照的闪烁。

不,不仅仅如此!

还有一道不知从何而来的剑光!

一道泛着青光的剑气划过长空,撕裂云天,速度快到了极致。

直到妖群反应过来…剑气已近。

一大批妖族倒了下来,倒下的妖族尸体也被同伴分食,一时间撕咬啃噬血肉的声音不绝于耳。

远处传来了一声高喝。

“你这小道士,胆子也是真大,自己一人就干阻挡妖群?”

来者正是赵仙之与不二,二人似乎用了什么神通,腾云驾雾来到了陈白衣身边。

听到这句话,道人神色悠然:“一人,足矣,不过土鸡瓦狗。”

赵仙之一愣,随后笑道:“说的不错,道爷我听着顺耳,不过是一帮插标卖首之辈,一剑劈了就是。”

随后看了看身旁的二人:“两位道友,有没有兴趣一起…斩妖除魔!”

话音刚落,赵仙之腾空而起,一剑劈了下去,妖群被劈开了一道巨大的空隙,可见剑气之强。

不二展开山海册,异兽虚影奔向妖群,厮杀无数。

随后不二转头看向陈白衣:“还未请教道友道号。”

随后陈白衣只是五字,不二心头大撼。

陈白衣背后紫气升腾,凝聚一道道剑气。

“纯阳,陈白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