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宝贝书屋 > 人间守 > 第七章 再来镇
 
“桀桀桀,还以为你有多厉害,破不了我的玄铁尸身,还不是废物一个。”

  尸道人撕开自身的衣物,露出被遮挡的身体,全身竟是不正常的青灰色,仿佛早已死去多时的尸体,坚硬僵直。

  赵仙之眼中闪过一丝震惊:“你竟然把自己也练成了尸人,如此痛苦的过程你是如何坚持下来的。”

  玄铁尸,需要将自己置与一处巨大的蛊坑中受万蛊噬身之苦,在加以百十具尸人之毒,待到身体适应毒性并且缓慢自愈后,全身被尸毒侵染的肌肉包裹,如同铁甲,非先天高手不可破,过程堪称残忍,即使是成功炼成,自身也会因为尸毒入脑,而失去理智。

  “嘿嘿嘿,你自己去问阎王吧。”尸道人李胜抓起赵仙之狠狠的跳起来将他砸在大街上,自己几个闪身混入尸潮之中。

  尸潮有了李胜的指挥,一改之前的蹒跚缓慢,迅速的朝着众人扑来,众人借着天策军的大盾死死抵抗,即使有着陈白衣以及渡尘,能斩杀尸人,但对比起尸人的数量也是九牛一毛,不会对尸潮大势造成什么影响。

  就在此时,众人身后突然响起悠然的钟声,滚滚音浪随着钟声的响起,如同海潮般一波接着一波的朝尸群奔涌而去,而尸群中成片的响起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尸体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逐渐只剩下李胜一人半跪着神色痛苦,而他的黑蝉蛊也在钟声中摇摇欲坠,有着将死之相。

  “什么东西坏我好事!”李胜逐渐在音浪之中站起来,朝着周围大喊着,眼神杀气弥漫,状若疯魔。

  只见一本经书漂浮在不二身前,身后金光耀耀,一大钟立于身后,响声正是大钟发出的,而一条巨龙盘绕在大钟之上。

  “蒲牢音功。”李胜狭长的眸子中闪过一丝阴狠与惊恐。

 天色渐晚,街头巷尾逐渐覆盖一抹漆黑。

  李胜见赵仙之身边缭绕着浓郁的剑气,以及后边那蒲牢虚影一时间也不敢轻举妄动:“你是何人,为何坏我大事。”

  赵仙之闻言不由得轻笑一声:“游方的臭道士,不算厉害,但是对付你够了。”

  话未说完,赵仙之猛然出手,手中铁剑闪过一抹剑光,疾如闪电,势如天雷,凶狠地朝那李胜斩去!

  剑光划破夜空,美丽夺目,却带着森森杀意!

  李胜大惊,急忙闪到一旁,却不想那剑光忽然一分为三,三点青光闪烁,如同骤风急雨招招奔着李胜死穴而去。

  李胜大惊,之听着“叮叮叮”三声脆响,铁箫狠狠的戳在李胜身上,虽说李胜外表上并无伤痕,但剑气打入李胜体内,搅乱了他的内息,狠狠的吐了一口毒血。

  剑过风逝,赵仙之满头青丝披散开来,在月光的照射下反射清莹光芒,衬得那张绝世容颜更增几分冷厉。

  “乱世之党,死不足惜!”

  又是一阵清风拂过,李胜眼中一狠,五枚暗钉乘着风势急速向赵仙之打来。

  说起来,李胜也是个暗器高手,因为他不仅懂得把握出招的时间,而且发出的暗器角度刁钻,封住了赵仙之所有的退路。

  看着钉向自己的五枚透骨钢钉,铁剑在手中一转,画出一轮残月,五枚钢钉无一不被铁箫击飞,定入赵仙之身旁的摊位,排成一条笔直的直线,入木三分。

  一击无果,李胜又是喷出一口蕴含剧毒的鲜血,这一击已经让他的身体是强弩之末了,无法在做出什么抵抗。

  “我这玄铁身,非先天不可破,输的不亏。”强忍着将口中鲜血咽下,李胜缓缓开口:“你们想知道,天一教在扬州的据点吧,救我,我就告诉你们。”

  赵仙之眼神闪烁,看着地上死去的尸体,忽然间眼神一凝,随后面露微笑。

  “不必了,你可以安心去死了。”

“道长,这…据点,不用问吗?您知道了?”不二收起自己的法宝挠了挠头。

赵仙之翻了个白眼:“算出来了…”

半夜三更,此处是再来镇外的一家荒野小宿,掌柜的斜倚着身子,虽说初春,但天气还是有些凉意,二人开门时的凉风吹过,不由得让他缩了缩脖子。

  “两位,可是住店啊?最近外面乱,快进来吧。”

  掌柜的笑眯眯的迎上二人,随后探头探脑的朝外面瞅了瞅,关上门随手一粒花生米将一旁偷懒打瞌睡的伙计砸醒。

  那小伙计冷不丁脸上一疼,就看着那掌柜的捏着几粒儿花生米斜眼瞪着他,立马一个哆嗦起了身,堆笑这擦去桌子上的浮灰让二人落座。

  “二位,夜里凉,要不先吃点什么垫垫肚子再睡?”

  看着这小伙计不二笑着指了指他:“偷懒呗抓到了吧,先来一壶好酒,几碟拿手菜,等会儿腾出两间好房。”

  小伙计憨笑着应了一声,随后去后厨忙活起来。

  一边吃饭,赵仙之若有所思的向掌柜的打听消息:“掌柜的,你这店怎还开着门?外面可是闹了好一阵子尸人。”

  掌柜苦笑的接话:“不开没办法呀,这一家老小的,还有这小伙计,不开店大家没得吃呀。”

  道人点了点头:“却是如此,倒是为难掌柜的了。”

  掌柜干巴巴的笑了几下,心中自是无奈,随后又看向赵仙之二人:“倒是道长二人,这大半夜的出门,不怕那尸人吗?”

  “怕,正如掌柜所说,我二人此去再来镇就是来绞杀尸人的,扬州那边也乱起来了。”赵仙之叹了口气。

不过听说最近来了个纯阳宫的人,在东市,唉,怕也是独木难支。

  掌柜若有所思:“扬州吗?那边也有尸人了?”

  “不少,不过全被剿灭了。”赵仙之点了点头。

  “却是何人所为?如此厉害。”掌柜闻言一惊,扬州的尸人竟然被剿灭了。

  “听闻是那一纯阳宫的道友,说来也是蹊跷,这纯阳宫就是个小道观,如何有这实力,怕是传承悠远。”赵仙之眯了眯眼,纯阳,吕祖门下,距离现在确实蛮远了,仙唐建国有几千年,纯阳真人,正是仙唐初期飞升的。

  回过神来赵仙之叹了口气:“敢问掌柜的,这再来镇中尸人可多?”

  掌柜轻笑一声:“可多?道长可开窗看看,这门外游荡的都是何物。”

  不二闻言,轻轻的将窗户打开一个小缝,低头向外看去,不由得脸色一白。

  “乃公,这么多尸人。”

  “这再来镇啊,白天毫无人烟,夜晚也如百鬼夜行,二位吃完早些休息吧。”说罢,掌柜的进了内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