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宝贝书屋 > 【快穿】黑莲花大佬总想独占我 > 第438章疯批是种病,治不了
 
闻肃觉得新学的词很符合江免。煞笔。想起另外几个新词,他冲江免扬了扬眉头, “你还挺曹的。” 江免:“回家时,江免发现一家人难得的齐整。

但不是为了迎接他,而是围着一人亲切的问候着。

尼厚桃是第一个发现江免回来的人, 当即温柔的笑着过来迎接他,“免免,你回来了, 对了,你之前是怎么消失的"

江免没回答,饶有兴致的打量他,他说自己身 上有闻肃的气息。

又说只见了一面。再加上他很惧怕闻肃,肯定不会靠近闻肃, 鼻子再怎么灵也不会隔老远嗅到所谓的气息, 这么久了还那么记忆犹,就很值得推敲了。被他那双漂亮的杏眸盯上,极具穿透力, 有那么一瞬间,尼厚桃觉得自己被他看穿了。 拢在衣袖里的双手握紧,他垂眸躲避 工免看过来的视线。

江免笑得更加意味深长了,抬腿就要走, 袖口突然被人扯住。

“免免,你的嘴怎么了,瞧着像是被什么咬的”

闻言,江家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江免的唇。江免眸色冷了下来,淡漠的与尼厚桃对视, 后者一脸无辜。

“免免,你最近瞒着我们什么事“魔后之前比较忙,再加上江免打小就乖, 变回成年期了她就没多注意。 毕竟是过来人,如今看到他嘴的情况,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心里顿时又气又急。 江免冷淡地瞥了一眼尼厚桃,漫不经心道:“娘, 有外人在不好说,稍后我再与你解释。"

这句“外人”说的是谁,在场的人都明白。

看出他对尼厚桃的排斥,众人不解的对视了一眼。

他们儿时不是玩得挺好的吗那会儿免免还想让尼厚桃做的娘子, 当时他们还笑了好久。 怎么现在却难不成分别久了,生疏了 757350405

而听到江免话的尼厚桃眼底一沉, 面上却故作伤心的样子,“免免, 你我终究是生分了。”江免认同的点头,“可不么。”尼厚桃脸色微变,泫然欲泣的看着他,欲言又上。

魔后嗔怪的看了眼小儿子, 再安抚性的拍了拍尼厚桃的手臂, 免免性子就是这样,你俩再相处久点就好了, 这样,你和免免住魔后的话未说完,江免突道:“可别, 小时候是小时候,现在是现在,来人, 把客人领去客房。”在一旁候着的魔侍连忙上前。这下,尼厚桃的脸色是彻底变得难看了。

他万万没想到江免居然这般落他面子, 丝毫不顾旧情。

若江免知道他心中所想,定是会笑掉大牙的。对满心算计他的人谈旧情,他又不是真的傻。江免之前还想耐心观察尼厚桃想打什么主意的, 但现在他没耐心了。 阴阳怪气的, 他这暴脾气没直接把人捶着打都算好的了。 若不是怕魔后他们唠叨,他都想把人赶走了。

见没人帮自己说话, 尼厚桃只能一脸难过的跟着魔侍走了。 等人一走,江婴好奇的问:“你很讨厌他”江免挑眉,“我还不够明显“

“为什么”

“他长得丑。”

他那样的都叫长得丑

贸投婴三人都觉不可思议。尼厚桃长得虽然不及江免艳丽, 但也眉清目秀的,模样周正, 瞧着让人讨厌不起来。哪里丑了

但想归想,弟控的三人还是下意识的附和道: 我们也觉得他丑,既然你不喜欢, 那我们也不喜欢。”

“对,不喜欢。”

“要不直接把他赶出去得了,看着碍眼。”

江免感动不已,正欲说话,耳朵却被魔后揪住了。

“尼厚桃一事先抛开不说, 你给我老实交代,你这嘴到底是怎么回事 "终究还是没逃过。江免夸张的嘶了一声,“娘,疼疼疼,轻点。”

魔后根本没用多大力气,无奈的轻拍了他头一下, 说吧。” 江免干笑了一声,忽悠道: 我出去遇见魔兽了,打斗时不小心擦破了点皮。 1

魔后冷笑,“再给你一次机会。”头皮一紧,抬眼瞄向一直没说话的魔尊。

魔尊接收到他的求助,哈哈大笑几声, 搂住自家夫人的腰,“孩子大了,你问那么仔细干什么。 ”

“我这不是担心他嘛!“

“免免脸皮薄。”

魔尊凑近她耳旁又说了几句,慢慢地将她哄住了, 得意的看了眼小儿子后, 深藏功与名搂着娘子走远了。江免心中佩服不已。江投勾着江免的脖子,

“一定得是姑娘吗”757350405

他这话一出,三人齐齐瞪大了眼。

“不是姑娘”江贸震惊道:“免免,你居然“江免以为他看出来了,正想点头, 谁知他接下来又冒出一句话。

“连寡妇都不放过!“江免:

""算了,跟他们聊不下去了。江免原地消失进了殿里,被闻肃追着啃了许久, 他现在有点疲乏。 脱了外彩躺在床榻上,他很快便沉沉睡去。

子时。

尼厚桃从床榻上坐起身,一人突兀的在房内出现。

“少主,属下尚未靠近便被仙君发现了。”

闻到他身上浓烈的血腥味,尼厚桃嫌弃的挥手, 离我远点。”

男子下意识照做。

尼厚桃眉间露出一丝阴郁,盯着窗口阴恻恻道: 先别盯那边了,我要你去办一件事。” 听着少主的低语声后,男子眼里露出几分诧异, 但终究还是什么也没说,只恭敬的应了。

几天后。仙魔两界打起来了。

原因是魔界的人跑到人界祸乱, 仙界本就与魔界有仇, 此番直接打着为民除害的由头与魔界开战。魔界里除了江免和尼厚桃外,都忙了起来。另外,最近尼厚桃来找江免的次数开始增多, 即使江免不待见他,他依旧热脸贴冷屁股。 江免冷眼看他演戏,实在烦了便想去找闻肃, 但这几天闻肃竟然不在,不知道去哪里了。

问系统,系统也不知道。

“免免,你可是挂念无妄仙君”到尼厚桃的这句话, 江免狭长的眼眸微眯,一语不发的盯着他看 ,尼厚桃像是没看到他眼神的不对劲, 先是犹豫不决了一下,再下定决心道:“免免, 你可知无妄仙君未飞升时曾有过婚约“江免沉默不语。尼厚桃未在他脸上看出情绪,略微有点失望, 指尖紧张的动了动,尼厚桃终是娇羞道: 免免,你儿时说过会娶我为妻,可曾算数”江免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你心悦于我”

尼厚桃想也不想的点头, 但点了头才发现自己过于急切了,脸色涨红道: “我从小便喜欢你。”

哦”江免笑得意味深长,“有多喜欢”尼厚桃眸色僵硬了一瞬,随即又面不改色道: “很喜欢。” 江免但笑不语,只是杏眸里并未有笑意, 眼底还闪过一丝冷厉。

“既然你这么喜欢我,那你能帮我做一件事吗”

尼厚桃毫不犹豫的点头,

“帮我杀了无妄的未婚妻。”听到这句话,尼厚桃整个人都僵住了。江免眼眸危险的眯起,周身戾气横生,“怎么, 你不愿”

尼厚桃像是被他吓住了,身体颤栗了一下,慌忙道: 免免,我不是不愿,我我,我打不过那人,所以 "

“没事,我从旁协助你。”

没想到会是这个回答,尼厚桃银牙咬紧, 拢在袖子里的手紧握成拳, 指甲狠狠镶嵌进肉里,他却不觉痛。

久不见他答应,江免扯了扯唇角,“罢了, 你若不愿我也不会逼你。” 说着他就要起身离开, 尼厚桃突然着急的拉住他的衣袖,艰涩道:“我, 我愿意的。”江免莞尔一笑,“真的”

“嗯嗯!”

“桃桃,你真好。”桃桃什么鬼。

尼厚桃被这个称呼恶心到了, 低垂着头故作娇羞,但眼里满是厌恶。 江免捕捉到他眸里掩饰的情绪, 毫不意外的挑眉离开了。 别说他恶心,江免自己都觉得恶心。互相恶心呗。谁怕谁。连续蹲了几天还蹲不到闻肃后, 江免心里憋闷不已。 心里不舒服,他就去找尼厚桃麻烦。带着自己去杀了那个所谓的未婚妻。尼厚桃推脱身体不舒服,江免却不惯着他, 拽着他就往外跑。 尼厚桃见躲不过,脸色微变。

他指尖轻弹,一小团黄光从他指尖飞出, 随即消失不见。 在过一处树林时,江免与尼厚桃遭遇了寒雾阵。尼厚桃刚开始还紧张兮兮的待在江免身旁, 然而当雾气变大时,他就顺着雾消失。 对于他的离开,江免毫不意外。掌心微翻,一道水光悬浮在空中, 水光里的人影正是离开的尼厚桃。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江免飞身上树,跷着二郎腿悠哉悠哉的看着界面。尼厚桃躲到安全区域后, 冷眼挥手示意几个黑衣男子进去把江免杀了。 江免扬了扬眉,挥散水光飘然下树, 变出一把泛着冷光的宝剑后, 藏在雾气中一个个的把黑衣人解决了。

白衣胜雪,衣袂飘飞。杀人时的江免收敛了周身的温润气质, 眉目狠戾,面容冷峻, 漂亮的杏眸进发出慑人的阴翳,杀人于无形。宝剑更像夺命勾魂索,快准狠的一剑封喉, 黑雾侵蚀,黑衣人瞬间魂飞魄散。

这几人,甚至连惨叫都未发出一声, 便已成了剑下亡魂。1292621 不,魂魄都散了。杀完人,江免将剑尖垂在地上, 慢悠悠地朝前方走去。

此时的他宛如地狱来的修罗, 周身散发着浓郁可怖的黑雾,盛气凌人, 凶恶狠毒。

尼厚桃尚且不知他的人已经都死了, 左等右等都没等到有人来禀报,他就知要坏事了 ,

这时,白茫茫的雾气中走来一道白色的人影。是江免。

他居然毫发未损!江免手上没了宝剑, 但身上的气势还是极具威慑力。 浓烈的血腥味顺着轻风飘过来, 尼厚桃一脸惊惧的瞪大了眼。

他竟然把那几人都杀了!更让尼厚桃畏惧的是,江免微微歪头, 冲他扬起一抹人畜无害的笑容。

“桃桃,我找了你好久。”

他虽然是笑着说的,但尼厚桃却觉阴风阵阵, 毛骨悚然。 事到如今,他才发现自己错得离谱。

他一直以为江免是个只知吃喝拉撒睡的废物, 可如今看来他不仅不是, 还是个脑子有毛病的疯子!高深莫测,法力高强。觉得若自己跟他对上,怕是会讨不着好。此时,尼厚桃有点后悔,他还是太过于冒进了, 未打探到江免的实力就着急出手

“免,免免,我” 因结巴, 尼厚桃半天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江免好整以暇的欣赏他的惊惧。突然,不远处传来脚步声,下一秒, 熟悉的黑影便从雾气中走来。 是许久不见的闻肃。看到他,尼厚桃比江免还要激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