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宝贝书屋 > 西游大妖怪 > 第26章:生子当如金乐瑟
 
  魔心大王彻底消亡的时候,无支祁的神躯也已经不成个人形了。

  在陈阳的操纵之下,红焰之中的猴子,已经消失,一颗碧蓝色的珠子,滴溜溜的在红焰中旋转。

  白玉池中的水,顺着蓝色珠子的旋转,一缕缕的向着珠子而去。

  不知过了多久,满池的水都被蓝色珠子消化,红焰也逐渐低迷。陈阳双目放光,目露欣慰。

  终于要成了!

  在陈阳的期期艾艾中,蓝色珠子最终凝视成型,一颗荔枝大小的蓝色丹丸,表面上一道道水流纹路。

  收功之后,陈阳美滋滋的抬手接住,举在眼前仔细看了一番才收了起来。

  临出去之前,陈阳又看了一眼无支祁给自己准备的埋骨之地。

  挥手将阵法恢复,转身踏波而行,去寻敖满去了。

  ……

  ……

  三日后,昭阳湖。

  敖满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坐在下手,侃侃而谈的陈阳。

  “当日,在龙君被那魔心老妖,偷袭之后,在下当即献祭了部分神魂,跟他展开了殊死搏斗…”

  陈阳的表情时而愤慨,时而温柔,时而狂怒。反正跟个幻灯片一样,花里胡哨。

  总而言之就是,他陈阳,为了龙君敖满的大业,付出了血的代价!

  半晌,敖满释然一笑,微微摸了摸脑门。

  “陈兄,你的贡献,我都记在心中了,你放心,半月之后,我回龙宫,取其余三湖的水君大印之时,一定将微山山主神印给你取来!”

  陈阳大说特说,嘴巴都要干了,听敖满终于上道了,欣慰的舒了一口气。

  “可是龙君,这北四湖的水君大印可以授予一人么?”

  敖满往椅子上舒服的躺了躺:“原本是不可以,但自从北四湖闹妖,四海龙王就许诺,谁家小辈,荡清妖忿,就可以将北四湖都给他…”

  陈阳愣了,这也太特么官僚了吧!什么叫哪家小辈?意思是只有四海龙宫出来的才可以,换了旁人你打下四湖,能赏你一个就是你的运气好!

  怪不得四海龙宫越发的糜烂。

  这样的环境下,哪个龙子龙孙还特么去努力!

  敖满这种有上进心的,还特么找外援,才敢搞事情!

  敖满说的随意,陈阳听的心惊,这等天地正神之位,已经成了龙族这种大族,私相授受的东西了。

  或许吧,这是大天尊他们腐蚀龙族的手段。

  毕竟龙族若是都努力修炼,以他们的天赋和资质,恐怕天庭都会害怕。

  陈阳呵呵一笑:“既然龙君有信心就好!不知关于在下山主之事,需要在下做些什么么?”

  敖满还没从魔心的大招中完全缓过来,脑袋还有些昏沉,摆了摆手:“你什么也不需要做,到时候跟我一起去龙宫就行!”

  神权授予,需要上神亲自授予,微山山主,跟微山湖水君是同级,纵是敖满成了北四湖的水君,仍旧跟微山湖水君同级。

  所以陈阳若想成就山主之位,还就真得去龙宫一趟!

  这些事,陈阳之前也曾听闻,因此这个时候倒是不吃惊。

  唯一的遗憾是,不能在敖满出行之时,将他的那个宝贝池子再试一试。

  想着陈阳眼中微光跳动,决定今天再去偷偷探一探。

  …

  滨城,木家。

  不远处的酒楼中,几名男子边饮酒,边看着木府,不时还小声交谈几句。

  交头接耳,嘀嘀咕咕的样子,引得邻近的食客频频侧目。

  但几人毫不在意。

  想想也是,一桌人中,随意出来一个,也能随手将整个酒楼都给平了,对这等跟蝼蚁也差不多的东西,一般见识干什么。

  为首的,白衣提剑,正是秋连。虽面容已经不在少年,但这些年在王莽身侧,也养出一身的气势。

  双目开合间,威势不凡,也正是由于他的存在,才让一众食客的表现,仅限于侧目,而不至于指指点点。

  眼瞅着几个手下,仍旧在我行我素的嘀咕,秋连轻咳一声:“食不言寝不语!”

  声音不大,但在几个手下耳中,如同圣旨,一个个的乖乖端坐,吃了起来。

  秋连为什么来了滨城呢?

  还是半个月前,手下终于有人发现了狼舞真人死亡的大概地方。

  在一众手下请命的时候,秋连全都拒绝了,带着五名他的心腹,亲自出发。

  不是为狼舞真人报仇,既然入了江湖,就将生死交了江湖。

  狼舞真人是为了寻找九阴之体而死,秋连不死心…

  对九阴之体不死心!

  五名心腹手下,两个元婴巅峰,三名元神中期。加上秋连这个元神境的剑仙,他自信,纵是元神巅峰,也有一拼之力!

  顺着线索,一行人很快就摸到了木家。

  狼舞当初可是毫不遮掩行踪,所以现在秋连几乎可以肯定,木家觉得是狼舞出事的地方。

  秋连跟着王莽许多年,再也不是当年那个,提着宝剑就是干的莽撞剑客了。

  他这学会了谋而后动,广撒人手,开始调查木家的情况。

  结果让他很欣喜,木家没有一个元婴之上的存在。

  而打听到,关于这些年木家的情况,就让秋连有些犹豫了。

  木家家主之女,木芊儿,两年前失踪,一年前,在狼舞霍乱木家之时,突然回归,也由她,解决了木家的危机。

  而传闻,木家木芊儿,完全是一个凡人。

  那凡人是怎么解决的狼舞真人呢?她失踪那一年发生了什么?

  …

  也得亏陈阳当初就保持了神秘,神出鬼没,几乎没人知道陈阳的存在。

  除了金家乐瑟…

  “这特么谁呀!老板!这桌是本少的专属,你怎么什么阿猫阿狗都给用!”

  正在秋连愁眉不展的时候,一个嚣张跋扈的声音,吊着嗓子传来。

  来者身穿金袍,摇着金扇子,胖胖乎乎的,从远处看,跟个小金人儿一样。

  金乐瑟,滨城这两年风头无俩之人。

  一直都以纨绔示人的金乐瑟,不知两年前怎么搞的,突然开窍一般,开始跟着金家的船队行商。

  两年,金家船队在他手中强大了一倍,以至于滨城世家都有了:生子当如金乐瑟的说法。

  虽然他依旧纨绔,但他的能力完全可以支持他的纨绔!

  今天看样子是,金家家主又给他放风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