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宝贝书屋 > 西游大妖怪 > 第7章:太阴仙体
 
  “木芊儿,求上仙垂怜!”

  陈阳老脸有些发红,看着匍匐在自己脚边的女子。

  实话实说,就算这木芊儿跪在地上,只能看见一个背部,陈阳也被她那,绷紧的衣服下,流畅圆润的身躯给惊艳了。

  活了两辈子,陈阳不是没见过美女,可这女子实在不同。

  太阴仙体!

  就如同有的人天生就比较适合打篮球一样,世上也有一群人,天生就适合修炼。

  根据各自身体的特性,被各位高人起了各种各样的名字称呼。

  比较闻名于世的就有,太阳仙体,太阴仙体,混沌之体,圣体,霸血之体,等等…

  各有所长,各有特色。

  但要说对男性修士来说,吸引力最大的,还是太阴仙体。

  众所周知,修炼一途,除了天劫之外,还有无处不在的心魔之劫。

  心魔这种东西,由心而起,防不胜防。而太阴仙体,所孕养的一口太阴之气,可以清明神魂,让修士可以轻易摆脱心魔的手段。

  而这口太阴之气,在拥有太阴仙体的人同意的情况下,还可以渡给他人。

  并且,拥有太阴之体的人,一般都是女子,而且这些女子会在太阴之气的滋润下,越发美丽。

  木芊儿就是太阴仙体,她所说的宝贝,也正是她自己。

  不过她只知道自己的这具身体,有些不凡,并不知道到底有多好。

  小时候被一个修士看到,说她是九阴之体,适合修炼,而且那修士还妄想抓走她做什么鼎炉之类的。

  不过修士被木家主给搞死了,从此这件事就只有她们父女二人知晓。

  直到这次,她属实是没有办法了,便想着以身饲虎,也要换的父亲恢复。

  当然了,陈阳答应她了…

  那修士或许是真不知道,木芊儿是太阴仙体,或许知道但不愿说,可陈阳不怕,以他如今的实力,区区一个滨城,无人能敌。

  可陈阳再考虑,到底若是自己真的取了那口太阴之气,从内心上来说,自己就得娶了这小娘子。

  当然了,这也是不亏的…

  可自己这一世,终究是妖怪,就怕后患无穷…

  “上仙,小女子自知蒲柳之姿,难入仙家法眼,但只要上仙救过家父,我愿做您一丫鬟,不求其他。”

  木芊儿见陈阳沉默,又是双目泪涟涟,苦苦哀求起来。

  陈阳仰天长叹,在无人能见得角度,偷偷收敛了嘴角的微笑。

  “你且起身吧,本座答应你就是!”

  木芊儿欢天喜地带着陈阳又回到了木家主的房间。

  …

  一晃三天。

  陈阳满面红光的走了出来,他身后,木家家主神色祥和的躺在床上,看样子是病患尽除。

  “上仙…如何?”日夜守在门外的木芊儿,见陈阳出来,一脸期待的扑了过来。

  “好了!”陈阳稍稍恢复一二冷酷的表情,对拉着自己手臂的木芊儿说道。

  原本以为会换来一个甜美的…

  “爹爹…”木芊儿直奔屋内。

  …

  另一边,滨城大族,金家。

  满堂春,是金家最为典雅的院子,院子的主人,就是金家未来继承人,金乐瑟大少爷。

  满堂春,湖边亭.

  一黑衣男子端坐在石凳上,旁边侍立的青年,憨态可掬,无比谨慎,正是金家乐瑟少爷。

  “金少,此次招我来此,是有何吩咐呀!”黑衣男子呵呵一笑,温和的说道。

  但一旁的金乐瑟却不敢因为对方的和煦而放肆,他可是见过这位面带微笑双手染血的样子。

  他知道,自己平白无故让这位赶来,若是没有让他满意的原因,恐怕金家就要换个大少爷了。

  “满公子,小弟有性命之忧,敢请满公子看在我勤勤恳恳的份上,救我一命!”金乐瑟一躬到地,声音诚恳。

  这位黑衣男子,就是满公子。

  “起身,金兄,有话好说!”满公子轻轻拍了一下金乐瑟的背,笑道。

  金乐瑟直起身,憋的满脸通红,看了一眼老神在的满兄,一五一十说了起来。

  黑衣男子一壶茶喝尽,金乐瑟也说清了事情经过。

  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金乐瑟,淡然道:“你约一下他吧,今天晚上就下这。”

  金乐瑟应了一声,就要感谢,听到他的满兄又道:“下不为例!”

  声音还是一样的平淡,但是金乐瑟却感到无比冰冷,通体发寒。

  抹了一把额头的汗珠,金乐瑟不住的应着…

  待金乐瑟走后,黑衣男子一声冷哼,手指微动,满池湖水,随着他的手指韵动了起来。

  “哼,倒要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

  …

  木家客房,正闭目打坐的陈阳,忽然睁开双目。

  一道冷电在眸中一闪。

  嘴角上扬,轻声道:“终于来了!”

  说罢化做一道流光,从房内消失。

  入夜…

  金家,满堂春,院内湖水旁。

  满公子仍旧一身黑衣,如同一杆挺拔的长枪,双手负后站立在岸边。

  突然,漆黑的夜空中,一道微弱的电光划过,满公子睁开了双目。

  五指微张,一掌拍向眼前什么也没有的空处。

  啪…

  一声不算高亢的撞击声传出,无形的波浪传开,满院的树木花草,如同有大风摧残,向一处倒去。

  湖面滚动,向着反方向涌起一阵轻微的波浪。

  “好身手!”

  一个白影出现在满公子对面,脚踏湖水,稳稳当当,如同脚踏实地。

  “满公子?”一身白衣的陈阳开口问道。

  满公子轻挑眉梢,“妖王?”

  陈阳微愣,片刻微微点头。

  见陈阳承认,满公子一步迈回亭子,一拂桌面,几个精致的小菜,一柄玉壶出现在桌面。

  伸手轻轻一引,对着站在远处湖面的陈阳朗声道:“请!”

  陈阳一甩衣袖,脚不沾地,踏开大步径直而去。

  待陈阳坐定,满公子先倒了两杯酒,如同玉液,粘稠清透,阵阵清香闯入鼻孔。

  “好酒!”陈阳哈哈一笑,端起酒杯,对着满公子道:“在下陈阳,不知公子高姓大名?”

  满公子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轻轻跟陈阳碰了一下杯,“本君敖满!”

  说罢一饮而尽。

  陈阳双目微微一亮,轻笑一声,将酒杯送到了嘴边,一仰头一饮而下。

  ps:对不起,更晚了。求评论,求推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