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宝贝书屋 > 逃生社区[无限] > 第153章 食物链之海
 
天刚蒙蒙亮, 小哑巴就被闫岸派去了神殿那边转悠,找机会跟莉莉娅偶遇。

小哑巴明显还是没适应,捏着裙子一步三回头地看向闫岸, 绿色的大眼睛眨巴着, 看起来格外可怜, 似乎想挽回一下闫岸的想法。

“记得玩得开心哦, 好好交朋友。”闫岸朝他摆了摆手,笑眯眯补充道, “当然,还是要以安全为主,察觉到不对就立马跑,别傻站着。”

“把我安排给你的任务完成, 下午就回来, 别让我找。”

小哑巴表情垮下,低落不已,但还是听闫岸的话转身离开了。

根据了解,受海怪的影响, 被推迟延后的祭祀仪式安排在明天临近清晨的时候。

届时, 祭品会被逐个摆在浅海滩,然后由神女祭司莉莉娅主持仪式,由祭司奴仆可莉将祭品处理后沉入海里,再轮到莉莉娅代替岛民们去“面见海神”。

这整个环节是全权由神殿的人负责的,实际上闫岸他们从中动手脚并不容易。

如今莉莉娅这边可以由小哑巴解决,而可莉那边怎么办呢?

“去找岛主。”安尔说,“她有话语权。”

闫岸点了点头, 安排范绸去做这个事情, 此时她脑袋里的计划已经大致成型了:“好, 范绸,你现在就去跟她说一声,让我们这些使者参与仪式,亲自处理祭品。”

为了彻底将岛民们拉到他们的阵营,为岛民能支持他们掌握小岛所属权做铺垫,他们首先要做的就是在祭祀上付出实际行动——挽救岛民迫切想拯救,而又迫于压力根本无力拯救的“家庭”。

如果想问那些会扰乱他们行动的海兵、岛主和海兵统领该怎么处理?

答案就是不动手、不处理——因为自然会有另一群人帮他们处理。

那群人比他们更迫切地希望岛主和海兵统领消失。

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就是闫岸在这场游戏里准备使用的关键策略。

范绸经过迎神活动上独自面对房见的锻炼,已基本掌握了说鬼话的技巧,现在欣然点头,接下闫岸给他的任务就转身离开,往岛主居住的区域走去。

现在就还剩安尔和阚丹立没事做,她们直勾勾地看着闫岸,眼睛隐隐发亮。

安尔只是受命前的专注,而阚丹立则是纯粹的激动兴奋,就好像等会有什么大事要干似的。

“你们……”闫岸沉吟片刻,“你们现在感觉怎么样?”

安尔:“……还可以?”

“那好。”闫岸的视线在阚丹立脸上逡巡了一圈,黑眸一闪,做好了决定,“安尔,你先回去,嘱咐那些水手一些事,明天凌晨的时候需要他们帮忙。”

安尔:“具体什么事?”

“明天祭祀仪式开始之后,潜在海面下等待,你到时候就负责指挥……”闫岸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愣,试探地问道,“安尔,你水性好吗?”

安尔挑眉:“自认为还不错,考过自由潜水证。”

“很好,那就这么定了。”闫岸微笑,咬字特地加重了“照顾”的音,“安尔你可以先回去了,记得把那群混子‘照顾’好,别出岔子。”

安尔明了,点了点头,转身干脆利落,完全没准备问闫岸和阚丹立她们俩接下来会干什么。

如果闫岸想说自然会说的,她只负责听从命令,完全信任闫岸的安排就行。

阚丹立眉头高挑,用眼神询问闫岸特地把她留下来干什么。

在这张无害的脸上挂着一双总是乖戾不羁的眼睛,气质既矛盾又巧妙,只不过她手臂的骨头还没好全,仍用布条固定在脖子上,看起来还有点滑稽。

“小黑,你准备整场游戏都不让丹立出来吗?”闫岸眼神格外平静,专注地看着她,自然而然的态度没有丝毫逾矩。

小黑陡然一怔,眯起眼睛,嘴角咧开,似乎对闫岸喊她这个名字感到很惊讶,倒是规规矩矩地回答了。

她观察着闫岸的表情,得意地点了一下头,但点完头之后却没从闫岸身上得到想要的反馈,表情逐渐愣住。

?这人怎么这种表情?她不应该是希望阚丹立回来才对吗?怎么还笑起来了……

小黑眼神愈发诡异,咧着的嘴也收回了。

闫岸见状笑容扬起,笑意更盛:“很好,那你就跟我一起吧——”

她刚准备抬脚的动作一顿,随即对小黑补充道,态度认真:“哦等等,我不是说丹立不好的意思,只是目前还需要你的帮助,丹立没有你身上这种独特的气质。”

……她能有什么独特的气质。

小黑眼神变了变,撇着嘴,不知道这人到底是在夸她还是在损她。

她跟上闫岸的脚步,环视四周途径的环境,拉了闫岸一下,用眼神询问着。

这是去干什么?

这条路好像是通往海边的。

“去偶遇天欲凉。”闫岸简略道,“我到时候会胡乱编一点瞎话,你就负责附和我就行了。”

小黑冷哼一声,撇了撇嘴,就这点小事,让她感觉自己的才能都被淹没了。

闫岸一边在四周仔细观察着,一边在脑海里梳理昨天天欲凉说过的话。

昨天晚上,他被伏神单独支出来了,并没有参与集体行动,所以才极其气愤不满。

有了昨天的铺垫,那天欲凉今天单独行动的概率就会增大很多,无论是再次被伏神分出来的,还是自己主动脱离队伍的,只要能被闫岸抓住他单独行动的时候,一切就都好说。

两人去往海边的一路上都没有见到一个海兵,她们在海边转悠了很久,连一支训练的队伍都没看见,岛上好像突然发生了什么事似的。

闫岸去问岛民们,得到的答案是:“今天天还没亮的时候所有海兵就被岛主叫走了,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估计得中午吃饭的时候才能回来。”

“听说昨天晚上岛主做噩梦了,总是说有人在她床边站着,还有可怕的黑影在窗户外飘来飘去,噼里啪啦地闪着电,她实在害怕,一整宿没睡着,就在今早让海兵们过来,筛选一部分人今晚保护她。”

“对,好像统领也看到了这些东西,不过他身为将帅,肯定不可能害怕,他提起剑就往外面看……当然,什么都没看见咯。”

“哇,使者大人,您说会不会是海神现身了?要真是这样,岛主和统领的行为该多不礼貌啊!”

小黑满脸不以为意,她脑子清醒得很,这哪儿是什么海神,分明就是去试探岛主的伏神。

现在好了吧,弄得人神经兮兮的,倒加强了守卫,这不比之前更难下手了么。

得到了大部分信息,闫岸和阚丹立只好返回居住点。

其实闫岸并不像阚丹立那样认为。

她倒觉得伏神这个办法用的很好:故意“闹鬼”,为岛主出意外做好了气氛的渲染,并且将可能的死亡归结于“灵异鬼怪”或者“海怪”等不明生物,不会让岛主死的太突然导致岛上的海兵们直接乱套。

如果伏神他们以海兵的身份现身,直接说是自己杀死了岛主和统领,那这些海兵们一定会有所逆反,对他们不利。

以意外又不完全是意外的领导人的死亡做基底,伏神届时可以进一步依据他们【即将做出的某种奉献】,在岛民们面前增大信任程度,然后说:

“岛主和统领的死是天意,他们知道自己即将死亡,所以才提前看到了将死人的灵魂,而他们,便是岛主和统领指派的下一任海岛继承者”

等之类的鬼话,直接篡位抢来所属权。

有没有感觉很熟悉?这就是闫岸经常用的办法——在对方未知的信息领域里半真半假地说话。

毫无依据的、纯粹的撒谎很容易被戳穿,只有半真半假的谎言才最牢靠,更何况这还是在对方拥有的信息未涉及到的领域。

至于闫岸猜测的伏神【即将做出的某种奉献】,八九不离十,是跟他们的想法一样的——关键就在即将面临死亡的祭品和神女祭司身上。

敌对双方目标一致。

这么估计……他们之间很可能得发生一场争夺大战了。

闫岸黑眸幽幽,眼底隐约透出一丝期待的光亮。

跟a榜前排的玩家对上果然能让人兴奋起来啊……

中午两人回到居住点,跟水手们一起用中饭,虽然这样的食物能暂时填补一些胃,但他们隐约感觉得到,某种空虚和焦灼感越发强烈了。

今晚……真的还能保持理智,成功度过吗?

没有人有十全把握,闫岸同样如此。

等中饭基本快吃完了,范绸才从岛主那边回来。

被饿惨了的范绸看见食物眼睛冒光,都还没来得及报告,就直接跑到桌边开始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后来缓解了一点,半噎半呛地才开始说话:

他嘴里塞满了食物,吐字有些不清,但还是在尽力讲清楚:“咳!闫岸,窝已经跟岛主那边说好了,祭祀的时候完全可以由我们来献上祭品……而且,你们猜我看到谁了?!”

“伏神他们。”闫岸猜的差不多了,“天欲凉也在那里吗?”

范绸一愣,大力点头:“啊是的!我就是碰到他们了,那个天欲凉还跑过来跟我说话,就跟啥都不知道似的,乐呵呵地笑……”

“啧,我们两队明明才闹掰啊!一点都不会看我眼色,还勾肩搭背的……”范绸说着说着露出嫌弃的表情。

“那你回来的时候,他们离开了吗?”安尔听到这里,明白闫岸想找的是谁了,所以闫岸和阚丹立回来的时候兴致不怎么高,是因为逛了一圈没找到他们。

范绸:“离开了,他们比我先走的,估计现在也是在吃饭吧?”

“丹立,我们吃完就走。”闫岸眉头微蹙,随即看向阚丹立,示意道。

“你们别乱跑,管好这些水手,我和丹立估计得下午才能回来。”

安排完毕,闫岸和阚丹立再次离开了居住点。

范绸在屋子里倒是很疑惑:“为什么非得是带着阚小姐啊?阚小姐的伤不是还没好么,安尔你知道为什么吗? ”

安尔摇了摇头,她这时也摸不清闫岸的想法了。

如果闫岸在这儿,她大概率只会无奈地说一句话:你们先想想,在社区里,丹立和你们最大的不同之处在哪儿?

——阚丹立是他们队伍里唯一加了区的人,而且加入的还是大名鼎鼎的黑区。不仅如此,阚丹立的名字在黑区里其实还算出名的,大抵是因为张福旺。

对于一个因为某区任务而对神龙区伏神下手的天欲凉来说,同样一个跟神龙区关系不咋好的黑区成员,是在闫岸队中所有人里相对来说,他最不会起疑心的对象。

所以带着阚丹立是最稳妥的选择。

就如同闫岸所料的那样,在下午三四点左右,她们在临海的一家人户面前找到了晒太阳的天欲凉。

他正翘着二郎腿,霸占了别人家的椅子,格外惬意自在。

“天欲凉。”闫岸直接冷声叫了一声,连提前的预告都没有,把天欲凉吓得一抖,瞬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天欲凉还没从惊吓中回过神,木愣地看着闫岸。

闫岸走上前一步,歪了歪头:“这就被吓到了?”

天欲凉立马拧起眉头,扫了一眼闫岸身后的阚丹立,态度不怎么好:“你们来干什么?”

哟,对她们和对范绸的态度还不一样呢。

闫岸嗓音平静:“找你合作。”

天欲凉狐疑:“我们是对手,你找我合作干什么?你觉得我会愿意?”

闫岸态度不变:“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再考虑考虑也行啊。”

天欲凉没说话,只是抬了抬下巴,示意闫岸讲,然后接着一屁股重新坐在了椅子上,后仰靠背,双手背后抱头,态度嚣张地仰视着闫岸。

闫岸面无表情,语出惊人:“我想搞死伏神。”

天欲凉瞳孔骤缩,被口水呛到,神色来不及掩饰,登时就从椅子上坐了起来,随后发现自己的反应好像过于激烈了,于是掩饰性地咳了一声,装模作样地怒道:“伏神是我队长!你想搞死她就搞死她啊,还找我来合作?!你特么有病吧!”

闫岸眉头一挑,没打算跟他继续演:“你演什么呢?都是大尾巴狼,装什么羊。”

天欲凉面子上有点挂不住,嘴还挺硬:“……什么鬼东西,我是伏神的队员,当然不可能为了搞死伏神去跟你合作啊!这对我有什么好处吗?你死了这条心吧!”

闫岸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人真是只要不戳破就能一直演下去:“别演了,我真的想合作。我进游戏前在满堂区看到你卖的联系方式了,只不过老板说你不久前又收回去了……”

天欲凉的表情瞬间凝固。

闫岸脸上逐渐浮起笑容,开始诈人了:“唔,除此之外,你猜猜,我还知道什么?”

天欲凉喉咙干涩不已,他的眼睛死死盯着闫岸,想从她和阚丹立的表情里看出点什么,可终究是无用功。

“……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他咬住牙,依旧不松口,他的眼神在闫岸浅笑的脸上逡巡,不留下一丝可放过的踪迹,想找到这人到底是不是在说谎。

闫岸的笑容逐渐以肉眼可见的程度淡下,眼神变冷:“天欲凉,今天非要我把话说死吗?你要是真的一点脸面都不给我……那么,后果自负。”

“你加入他们,来游戏里的任务不就是跟伏神有关么?”她冷声道。

随着这句话落下,气氛开始剑拔弩张,紧张凝重得简直让天欲凉不能呼吸。

闫岸俯视着天欲凉,黑眸不带一丝情绪,说话的字句极缓,仿佛是在用冰刀凌迟:“……你好好听着,你的女朋友,找到了负责人——”

“停停停别说了!!!”天欲凉惊恐,猛地起身冲上前,试图用动作打断闫岸。

可下一瞬,他便被闫岸身后阚丹立可怖的眼神,和那正对他的黑洞的枪口震慑住了,动作在中途僵住,完全忘记了阚丹立其实是不能攻击他的。

“小伙子,别这么激动。”闫岸一步未动,淡声道。

“……你刚才是准备威胁我吗?”天欲凉咬着牙,眼神晦暗不明。

闫岸蹙眉:“怎么能算威胁呢?不是你非得让我证明的吗?”

天欲凉对此无话可说,他瞥了一眼阚丹立,撇开脑袋,精神有些萎靡,瘫坐在椅子上,缓缓呼出一口气浊气:“阚小姐,你把枪收一收吧,别对着自己人。既然是合作,那我们就好好谈谈。”

闫岸满意地点点头:“早这样不就好了么。”

“你说你想杀死伏神,为什么?我之前也没看出来你有这种想法啊。”天欲凉也不再装模作样了,直接问道。

闫岸随便说了个原因,表面上看起来真实至极:“她挡了我的路,违反合作对我动手——我这个人最讨厌违约的家伙。”

“而且,我怎么没有这种想法了?你昨天晚上不是见过伏神么,她的精神被耗成那样你以为是谁动的手?”闫岸瞥了一眼他,开始混淆视听。

天欲凉只是皱了皱眉,也没说什么,看着阚丹立反而讲起了自己的事:“原来是这样。行吧,我之前还以为阚小姐知道我的事……啧,还是我不够格,算了。”

“阚小姐,您在这儿也算作证了,既然大家都是黑区的人,那我也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我其实已经搞好计划了,等会儿就会开始实施,咱们就先静待结果。”

“如果行得通,你们也就不用再动手了……如果行不通的话,那我们就再另寻办法,现在有三个人,总比我一个人容易搞。”

“诶,还有不到一分钟。”天欲凉看向屋内的钟。

这时,闫岸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那一句话吸引了。

【既然大家都是黑区的人】

他女朋友找到的负责人就是黑区的张福旺。

天欲凉准备加入的区也是黑区。

而张福旺,表面上与神龙区井水不犯河水,其实还是想借他人之手除掉伏神。

“滋滋!——”

陡然间,海边远处传来一阵明显的电流声,其程度肉眼可见的强烈,在那一瞬间照亮了海面。

不久之后,一股焦臭味随着海风被刮来。

天欲凉满脸堆着笑意,然后看向面板,笑容僵住,脸色变得极难看。

“怎么回事?……她的健康值怎么没有变化?……违反食物链法则的惩罚呢?!”

“……妈的,还是失败了!”

闫岸面色凝重,想到这个特殊的时间段里除了伏神还会有谁出现在海边——是希林的那个病小孩,保利。

不到一分钟,有好几个岛民好奇地循着声音跑到海边,然后惊慌失措地摔倒在地,尖声大叫:

“啊啊啊海上有个祭品死了!!快来人!!”

阚丹立大脑一片乱麻。

天欲凉他到底是使用了什么办法,居然让伏神去主动攻击岛上的npc?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